清叶果

沉迷挖坑,坑坑坑坑,慎入

【礼猿】未成年人与吸烟

写在前面的废话:

ooc预警 渣文笔预警

第一次写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憋打脸不收刀片QAQ

———————————————————————————————

伏见对烟草味很熟悉。

当然,并不是说伏见年纪轻轻就是个老烟枪,相反,伏见对烟草的味道可以说相当反感,甚至厌恶。

在伏见猿比古那并不遥远的少年青春期时代,所在的吠舞罗有一个时时刻刻嘴巴里叼根烟的懒散上司——赤之王周防尊,还有一个啰啰嗦嗦的但真管事的军师草雉出云,在吠舞罗一把手和二把手的带头下,酒吧里烟雾缭绕是经常的场景,甚至连年仅十六的八田美咲还以“向尊哥看齐”一类的愚蠢理由拉着他一起尝试抽烟。

那可不是一次美好的经历,无论是对八田美咲还是对伏见猿比古。八田神情激动的拿着买来的烟,伏见在一旁冷眼旁观不为所动,看着他被呛的咳嗽出了眼泪。

后来呢,八田再也没有机会拉着他尝试,他离开了吠舞罗进入scepter 4,背弃了赤之氏族选择了青之氏族,成为了吠舞罗的叛徒,成为了scepter 4的NO.3

伏见从没想过宗像礼司会抽烟,在他来到宗像身边的三年里,他从没看见过。

伏见从怀里拿出一个蓝色的烟盒,那是某一次他偶然发现的——在宗像的制服外套里。某次他在情报科加班到深夜累的睡了过去,再次醒来时身上披着属于他上司的制服,鬼迷心窍的,他在衣袖里摸到了这盒烟,却并没有和外套一起还给宗像。

 

第一次发现宗像礼司抽烟是在攻打学园岛的前一夜。周防尊越狱之后,带领着吠舞罗占领学园岛,宗像则率领scepter 4包围苇中中学,在大桥另一侧停留了一天一夜,直到第二天才下令攻坚。

那天深夜,因周防尊的威丝曼偏差值接近极限,拥有赤青两种力量的伏见能更强烈的感受到体内的赤之力在躁动,

“啧。”

自己的达摩克利斯之剑已经破碎不堪了还不知克制,手下们尽是没脑子的热血单细胞,伏见伸手抓挠肩膀处的烧伤。

然后他看见了从黑暗中的宗像。他站在那里,黑暗肆虐,迷雾缠绕,星辰月亮都隐藏在乌云之后,夜风带起青年深蓝色的衣摆,还有空气中隐隐约约的烟草味道。

“伏见君,”青年开口,低沉的声音在深夜里清晰的传入耳中,“这么晚还不休息么,明天可不会轻松。”

“室长不也没休息么,还有闲情逸致见赤之王。”伏见突然咬住嘴唇——得意忘形了,宗像一向纵容他对他无伤大雅的以下犯上,可并不代表自己能拿宗像不想让别人知道的事情冒犯。

伏见在心里狠狠的“啧”了一声,他闻着宗像身上的烟草味道心里更烦,那是周防尊经常抽的廉价香烟味道,不该出现在宗像礼司的身上。

宗像将手轻轻放在伏见肩头,似乎是低叹一样:“伏见君,我和周防......”

“王与王之间是事情,当然不需要我这种小人物知道,室长,我回去了。”伏见打断了宗像的话,转身离开。

再后来,就是一整天的战斗,四王相会,青王独归。

他和青组的人等在桥的另一端,旁观着四位王权者的生死之战,在听到副长说出“室长一定可以阻止伽具都事件重演”时,脱口而出:“靠同归于尽么?”

说什么scepter 4与吠舞罗不同,宗像礼司与周防尊不同,可在这种时候,还不是丢下了他的氏族,一个人在学园岛里战斗。所以说,最讨厌王这类东西了。

“室长!”淡岛激动却又带着不敢确定的声音响起。伏见抬头看向对面,

宗像礼司的身影在浓雾中缓缓显现,深蓝的制服上还有逐渐扩大的血迹,而他不曾停留,在氏族们的压抑不住的喜悦欢呼中,青之王归来。

 

啧,所以说,自己为什么对着宗像留下的烟盒发呆啊。

伏见一脸不爽的看着手里的蓝色盒子。然后鬼使神差的,抽出了一根含在口中,点火。

然后那根烟被拿走了,拿走烟的手白皙修长,骨节分明,手的主人顺手将点了火的烟放入自己口中,吸了一口,然后缓缓的吐出一阵白雾。

“伏见君还没成年呢,不要学这些事情。”

“室长!”

宗像低低的笑了下,“怎么?”

伏见忙把拿着烟盒的右手藏在身后,狡辩道:“不过是想知道烟什么味道罢了。”

“是么?”宗像若有所思。

就在伏见松了口气时突然被搂住腰,随即被宗像撬开牙关,任对方的舌头在自己这里攻城略地,一吻过后,宗像带着笑意的声音在耳边响起,“伏见君知道是什么味道了吧。”


评论(7)

热度(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