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叶果

沉迷挖坑,坑坑坑坑,慎入

【意绮】梦中身

风急云掠,夜雨骤兴,窗外风雨声声如鼓,倒似显出几分肃杀来。

室内只一盏暗灯,明明灭灭,莫说带来光明,连自身都是难保的样子,看起来怪可怜的。

意琦行知道自己在做梦,他时而是征伐天下的绝代天骄,时而是隐于高山的尘外孤标,见了许多熟悉而怀念的面孔。

半梦半醒间,一滴雨忽地落在了他的眉心,寒意沁骨而入,不由令他打了个寒颤。

有人轻笑道:“睡大的剑宿。”

像是穿越了重重雨幕,一向清朗的声音里裹了几分水雾,朦胧细腻,沉静柔软,也蕴了一丝不易察觉的寒凉。

意琦行眉睫微微一动,没睁眼。

那人无奈地笑了声,将他往小榻里侧推了推,自己挨着他坐下,指尖在他眉心一抹,拭去一点水痕,笑着揶揄道:

“许久...

【意绮】遇

迟来的端午节贺


丝雨如尘云著水,这雨从清晨就开始淅淅沥沥地下,短暂地驱走了盘旋多日的炎热。岸边杨柳低垂,水珠点滴落入江面,同水中浮花共起涟漪。

因着下雨,踏青的人便少了许多,偶有几个,也是披蓑戴笠步履匆匆地回家避雨。

却有一人逆流而行,他也不持伞,就那么任凭风雨落在身上,意致闲散地在水边行走,微风凉薄,斜雨如织,曦阳的光辉自水面粼粼折射,再落在他的周围,仿佛为他镀上了一层淡淡的金光。

他的长相是英俊而端正的,剑眉入鬓,眸若星辰,五官深邃,只是过于冷峻了些,叫人只敢远观不敢亵玩。

男人神情淡然,步履悠闲,然此情此景,却无端有一丝寂寥的意味。

这时,一声清润嗓音自水面传来:“风...

【意绮】朝露 4

绮罗生打量着四周。

绿茵成林,繁花似锦,一派春意盎然的景象。翠帘罗幕,随着香风在空中蹁跹起舞,亭中的美人靠上,靠着一位极其艳美的红衣女子。

步香尘轻摇团扇,也不起身,对他一笑,举手投足间是浑然天成的妩媚风流。

“没了闲杂人等,咱们才好谈心啊。”

绮罗生轻叹一声,道:“夫人大费周章,不妨直言吧。”

步香尘瞪他一眼,似嗔还怨,柔声道:“我好不容易见你一面,你就这么着急地找旧情人,真是负心。”

绮罗生叹道:“我与夫人素昧平生,剑宿......”他微微一顿,只道:“请夫人慎言。”

步香尘“咦”了一声,站起来走到他身边,绕了两圈仔细打量,神色渐渐高深了起来。

她自言自语道:“他居然能忍到...

【意绮】春秋

纹身梗:要是注定无处葬你,就把你的名字写在我身上,从此以后,在这世上,我就是你的墓碑了。

意琦行回到指月山时,已是子夜。

新月娟娟,星辰垂影,银辉散落人间,仿佛是为宵立寒露中的人披上了一层薄衫。

绮罗生抬眸望他,蹙起地眉宇舒展开来,对他道:“你让我好等。”

意琦行快步走至他身侧,伸手将绮罗生拢在袖中的手握住,那温度几可以说是冰凉了,他微微一怔,道:“怎么不在房中等我?等了多久?”

绮罗生一边随着他往屋里走,一边答道:“倒也没多久,不过是在指月山寻不到人,中途去通天道、叫唤渊薮寻了寻,谁知也不见人影,只好继续在指月山守株待兔。”

意琦行轻叹一声,“我去了战云遗迹。”

绮罗生笑容一敛...

【意绮】朝露 3

“你有什么想去的地方?”

“嗯?”绮罗生咽下口中的石榴粒,笑道:“剑宿是嫌吾吃的多吗?”

意琦行一边把石榴剥皮去籽,一边道:“你来难得出一次时间城,总在指月山,吾担心拘束了你。”

两盏白瓷碗里,一只是晶莹圆润、饱满可爱的红石榴粒,一只是半满的石榴籽。这个时候就要感慨学武的方便了,指尖一动,那令人不喜却又没法剥除的籽们就老老实实地自己飞出来,在碗里乖巧地堆了起来。

绮罗生掬了一把递给他,笑眯眯道:“剑宿不吃,吾不劳而获,内心不安啊。”

意琦行只好接过吃了,然后说:“吾不嗜甜,这本就是为你买的。”

绮罗生“唔”了一声,道:“好吧。”接上方才的话题,微笑道,“山水有情,人亦有情,吾何必舍...

【意绮】朝露 2

绮罗生在指月山瀑住了旬日,心想,意琦行实在是个妙人。

唔,严肃一点,若要让绮罗生用一个词来形容意琦行,那便是非“绝代”二字莫属。

那是在一个寻常的午后,难得出了太阳,修为到了他们的程度本就不惧寒暑,不过暖光融融,照进雾凇雪谷,如此景色也令人心情舒畅。

两人在亭中对坐,石桌上是一只茶壶并两只茶杯,白瓷细腻,一痕水红,像是美人面上的一抹胭脂,虽只这一处简单点缀,然风流优雅俱在其中,不必多言。

同为武者,言谈中总免不了论武,不过在绮罗生看来,“论武”不如“论道”描述的合适。意琦行见识广博,兼采众家之长,而在武道中更见精微之论。

论及七修刀法,绮罗生叹惋道:“仅凭耳闻,便知七修刀法精妙,可惜...

【意绮】朝露 1

有私设

狐狸失忆


大战过后,琉璃仙境一片狼藉,屈仕途一边叹息一边忙活,素还真早已是见多不怪,面不改色地一一谢过战友们。


待送别绮罗生时,素还真道:“出时间城不易,还劳你相助,素某不胜感激。”


绮罗生道:“为苍生计,素贤人言重了,”他微微一笑,又道:“吾此次出城,原是存了山水寄趣的心思,并无其他要事。”


素还真沉吟片刻,说:“素某有一不情之请,可否请你代为转交一封信?”


送信不过举手之劳,绮罗生立时应允,问道:“转交给何人?”


素还真道:“指月山瀑,尘外孤标意琦行。”


时属隆冬,四顾皆白,到处都是冰天雪地,指月山瀑却似不受时序控制,一进山,耳闻...

【意绮】风雨如晦 续

原谅我不会取名

前文风雨如晦

——————————————————————————

绮罗生一睁眼,便是剑宿那张白玉无瑕似的俊容,其上一双苍眸湛如天空,直直地瞧着自己。


已是日上三竿,明光透窗而入,仿佛为那人镀上了一层淡淡的金光,愈发显得他冷峻出尘,叫人不敢轻视。


绮罗生轻咳一声,道:“剑宿看着我作什么?”


话一出口,惊觉自己声音比寻常低了不少,略带沙哑的嗓音让昨夜云雨的记忆浮上,绮罗生一顿,面颊和耳畔浮上了一缕浅红,抿着唇不说话了。


意琦行稍一垂眸,瞥了下自己被某人紧紧攥着的襟袖。


绮罗生顺势望去,面上那抹浅红渐有加深趋势,他又咳了一下,松了手,笑着道:“大...

【意绮】风雨如晦

  一夜风潇雨疏,繁花零落,半入泥土,半入流水。云翳蔽月,星光阑珊,一点幽幽烛火,正映着凭栏而坐的人。


  夜风穿窗,烛影摇动,本在阖目休憩的人略略掀起眼帘,伸手用银钩拨弄了两下,烛光便又稳定下来,为这清冷的夜里添上几分暖色。


  久候不至,绮罗生倒也不显丝毫不耐——他入江湖挑战天下时,意琦行等他,后来弃刀从花,意琦行仍旧等他,再到......绮罗生轻轻地叹了口气,意琦行等他的时日够长,换他来等个一两日、乃至一两月、一两年,也是理所当然。


  他一挥手,室内又燃了几支蜡烛,霎时一片明朗。这房间并不大,一间书房,一间外室,两者之间用一扇屏风隔开,实在是简洁极了。


  绮罗...

【意绮】阮郎归

520快乐

大约是高武世界架空


云洲风俗,每遇战事,家中有从军者的门前便会挂一盏灯笼,夜夜不断,燃灯以为家人祈福,直到大军班师还朝。

又因云洲尚武,其人皆以参军为荣,故而每至征战,帝都内都是灯市如昼,火树银花,繁光远缀,连明月星汉也黯然失色。

不少孩子们在街上嬉戏,许是书塾的先生布置了要背的课业,清脆的童声参差的重合在一起:“昔日繁华子,安陵与龙阳。夭夭桃李花,灼灼有辉光。悦怿若九春,罄折似秋霜。流盼发姿媚,言笑吐芬芳,携手等欢爱,宿昔同衾裳。”

一辆马车自街上闲步走过,行人纷纷驻步侧目,连孩子们反反复复的背诵也低了下去,像是被秋风卷着的树叶,摇晃的打着旋儿,渐落渐无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