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果

沉迷挖坑,坑坑坑坑

【意绮】执子对弈

七修日常


棋子落下,白衣少年笑道:“一留衣,你还不认输?”

一留衣十分硬气的道:“君不闻:卷土重来未可知?”

绮罗生“哈”地一笑,抖开折扇悠哉悠哉的晃着,一派气定神闲,丝毫不把一留衣的宣言放在心上。

棋盘上十九线纵横交错,大半已被白子窂牢的占据着,只留几片被分割的黑子幸存,然彼此不能相顾,看着怪可怜的。

一留衣话说的漂亮,心知此局已是回天乏术,两只手悄悄地摸上了棋盘的两角,正要用他的出奇制胜的妙招——掀棋盘。

绮罗生反手用扇柄压在棋盘上,摇头笑道:“好友,下不过就掀桌子,可是有失风度。”

一留衣面不改色道:“我正是要考校你的武学。”

话音未落,手一用力,棋盘登时向上斜起,绮罗生早有准备,折扇平平挥出,在一留衣闪避时顺势向下一按,棋盘又平稳落下,黑白棋子颤颤巍巍,却无一子错位。

两人围绕着棋盘你来我往,眨眼间就过了十数招,到底绮罗生修习日浅,拳脚功夫不若一留衣娴熟,他折扇一开,扇沿如刃,凛凛然向一留衣切去,颇有刀法的架势。

一留衣叫了声好,不退不避,手中流光闪现,这场掀棋盘的斗争随着两人的认真,倒真成了同修间的比武切磋。

谁知绮罗生一击便退,顺手了举着一留衣输棋的证据,一留衣惊呼上当,忙运起轻功追了上去。

缠斗多刻,一留衣终占上风,抓住棋盘两角,磨了磨牙道:“小弟顽皮,今天不管谁来,我都要收拾收拾你,叫你知道谁是大哥。”

绮罗生笑了声,爽快的把手一撤,忽地长声唤道:“意琦行啊——”

一留衣手一抖,棋盘倾覆,棋子噼里啪啦地掉了一地。

天际金光一闪而现,仙影飘然,衣袖当风,正是绝代剑宿巍然降临。

意琦行淡淡地瞥了一眼一留衣,你问为什么不瞥绮罗生?因为绮罗生早就躲在他身后了呀。

绮罗生指认:“一留衣恃武凌弱,以大欺小,输棋反悔。”

意琦行道:“有失武格。”

一留衣:“什么——等等!你不是在闭关吗?!”

意琦行淡淡道:“前日就出关了。”

怪不道绮罗生有恃无恐!信息不对称害死人!

他要是知道意琦行出关了,才不会被其他兄弟们攒作着压一压绮罗生的气焰——什么气焰,大概就是他们棋艺太差,绮罗生一路虐菜虐出来的气焰吧。

一留衣腹诽的起劲,却听意琦行道:“你既然想切磋,吾就允你一回。”

一留衣:我不是,我没有。

可惜意琦行是不会给他说出口的机会的,意琦行也不用澡雪,只将拂尘一甩,万千雪丝绷成一道直线,犹如冰雪之刃,朝一留衣刺去。

他这招并不花哨,更无复杂变化,实在是简单至极的一个平刺,一留衣却是全神贯注以待,不敢有一丝松懈,低喝一声,身前双拳同时发力,磅礴内力浩荡倾扫,想要震散那拂尘丝凝成的白剑。

意琦行也不变招,剑光如电,竟在一留衣发力前点在了他的喉前!

一留衣反应不可谓不快,他一出手便知速度已落了下乘,同时将内力灌住足上,险险避过那快到极致、也险到极致的一剑,直直退出十丈开外。

意琦行站在原地,反手一劈,一道匹练般的剑光猛然炸开,分化无数剑影,仿佛有无数柄剑,将一留衣周身退路完全封锁。

只闻磅礴一冲击,惊的山鸣谷应,风起水涌。烟尘散后,只见一留衣拿着月戟,一手在额头上擦了擦汗,长吁道:“意琦行你要杀人啊。”

意琦行道:“你不必妄自菲薄。”

一留衣道:“哈,你这是在夸我?真是百年难见。”

意琦行道:“尚可。”

意琦行向绮罗生望了一眼,绮罗生很是乖觉地凑到他身边,笑吟吟道:“剑宿之剑,如名曲美人,令人意醉神迷。”

意琦行拂尘一卷,携了他与自己同往通天道去了,留下一留衣和一地棋子。

一留衣有点牙酸,可能糖吃多了。

数日后日吹烟来访,一留衣逮住机会大倒苦水,日吹烟替他出了个招:“不如你弄个彩头,让剑宿与绮罗生下一回棋。”

一留衣沉吟道:“意琦行要是赢了,倒可以趁机嘲笑绮罗生一番,但要是他输了——”

日吹烟:“他不要面子的吗?”

一留衣想了想,这世上敢下意琦行面子的人好像还没出生,惯的意琦行一副目下无尘的孤绝性子来,这人高傲无比,应该——也许——可能不想输给小辈吧。

两人一拍即合。

选好了良辰吉日,七修济济一堂,屏息静气地观察着双方战况。

原因无他,谁让彩头是春节放假,事关每一位七修的切身利益!

众位师兄非常没有原则的希望小师弟赢,利益面前,面子算什么?不过绮罗生要是输了,十道阴森森的目光定在少年身上——那就新仇旧怨一起了结。

绮罗生心里暗叹,大约这就是芒刺在背了吧。

局势渐渐明了,不出意外的,是意琦行占了上风。绮罗生冥思苦想片刻,把手中白子一抛,眯着眼睛笑问:“剑宿热不热?”

意琦行:“热?”

绮罗生前倾身子,贴在石制的棋盘上,那双望着意琦行的眸子一眨不眨,其中春水明亮,波光潋滟,慢吞吞地说:“唔,这样才凉快些。”

啊呀,黑色的大龙就这样被他扰乱了。

意琦行默了片刻,指节轻叩在桌上,棋子颗颗飞回石盅里,淡声道:“今年春节,你们随意。”

绮罗生朝一留衣笑了笑,跟着意琦行飘然而去。

一留衣:“......”

原来你真的不要面子的啊!

律弹铗摇头叹息:“我看这叫唤渊薮,怕是要改姓咯。”

 

end


评论(4)

热度(4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