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果

沉迷挖坑,坑坑坑坑

远山雪 3

第三章


他们在下午到达了绿洲,比起楼兰城畔的树林,这里显然要小得多。

盖聂牵着骆驼在湖边饮水,他简单的洗了洗,拂去满面风尘,卫庄的大氅还在他手里,他干脆将血迹斑驳沾染尘沙的衣服也洗了。

从这里往东南三四日的路程,就是大秦的边城,此刻他心中的却是另一件事——卫庄几乎彻夜不眠,他守夜的时候不是没察觉到身上那股噬人骨血的视线,滚烫灼热,也深刻入骨。他以为卫庄只是对他恨意难平,如今看来又似乎不是。

盖聂拧干衣服,牵着缰绳往回走,却在见到卫庄那一刻突然停了下来。

卫庄背对着他,暗紫色的衣裳洇着点点滴滴的血液,一看就是刚才溅上的,他的右手上鲜血淋漓,沿着血线不断向下滴落,红的刺目。

他慢慢转过身来,眼眸是触目惊心的红,紧紧盯着盖聂,他的嘴角挂着阴冷森然的弧度,仿佛是故意越过雷池的耀武扬威。

“师哥,你以为我做了什么?”

他的声音极其轻柔,犹如晨间漂浮的岚雾,透着刺骨的冷意,令人不寒而栗。

盖聂垂下羽睫,与卫庄擦身而过,走到地上被扼断脖子的野鹿旁,用树枝穿了架在火堆上烤——那野鹿被开膛破肚,内脏已经被清理完毕,不用他再动手。

燃烧的柴火发出哔剥的声响,炙烤出的油顺着鹿肉滴下,迸出一阵火星,熟食的香气蔓延出去,引起这片树林里的食肉者蠢蠢欲动,却又在火焰的威胁下默默退走。

卫庄靠在石壁上半阖着眼,他的右手搭在膝上,手背上是未完全清洗褪去的血色。他忽然睁开眼,血眸中寒光一凛,盖聂同时出剑,寒芒一闪就到了一颗普普通通的树前,只听一声落地的闷响,从树上落下一个死人。

盖聂蹲下查看,那人的脖子上印着一只蜘蛛,他稍一思索,问道:“罗网也参与了此事?”

卫庄扫了一眼被一剑封喉的探子,“应该是嬴政派来接应的人。”

盖聂沉思片刻,卫庄一直看着他,突然冷冷的道:“你不放心楼兰,大可以原路返回。”

“楼兰通道隐秘,就算我回去也未必找的到路,”盖聂用匕首削下一片烤熟的鹿肉,递给卫庄,淡淡的道:“我担心的是,罗网得到楼兰的确切消息,目标是你我。”

卫庄低低的“哼”了一声,没再说话。

两人默默的吃了晚餐,寻了处可以居住的洞口准备休息,盖聂在地上铺了层干草,将洗好的大氅递给卫庄,道:“我在外边守夜,你先休息。”

这洞穴隐秘,却也无路可退,以防万一,在外边守着是最安全的方案。

卫庄慢吞吞的接过大氅披在身上,倒也没出言反对,盖聂以为他同意了,谁知他去守夜的时候卫庄居然跟了过来,拢着衣袖坐在一旁,盯着他不说话。

盖聂蹙眉道:“你内伤反复,不去休息在这做什么?”

卫庄撩起眼帘扫他一眼,冷冰冰的道:“防着你逃走。”

他若要撇下他自己离开,又何必跳下祭台来寻他?

可卫庄不讲道理起来,乖戾且专横,你纵有万般道理,他也不会听。盖聂沉默了一会儿,还是随了卫庄的意思,在洞外做了个简单的陷阱,起身进了燃着篝火的山洞。

卫庄知道自己在做梦。

渊虹冰冷的剑身透心而过,那寒意顺着心脏蔓延至四肢百骸,几乎将他冻僵,而再冷,也抵不过那双清明眼眸中的无情,好像他杀的仅仅是一个无关之人。

他想抓着他问,你知不知道我是谁,却又被他那冷淡漠然的眼神钉在原地,连动一动嘴唇的力气都消失殆尽,更别提要退后跳下悬崖。

他就是跳了,他也不会追寻而来,微风尚能将沉静的潭水吹皱一丝波澜,而他,只怕连微风都不如。

他的心被剑贯穿,稍微一动,就被刺的血肉模糊,这疼痛就像是拿着刀在凌迟,一刀一刀的旋下他的血肉,一刀一刀的剔下他的骨骼,可那执刑人,自始至终都没有动手,仅仅是用不带丝毫感情的眼神看他,就足以剜心剔骨。

卫庄醒了,他的里衣已被冷汗濡湿,紧贴在他的身体上,湿冷闷窒。

他略一抬眼,就在暖色的眼瞳中寻到了自己的倒影,他微微一怔,哑着嗓子唤道:“师哥?”

盖聂拂去他额上的冷汗,低声问他:“你梦见什么了?”

卫庄抿唇不语,半晌,他避开视线,漫不经心的道:“没什么。”

盖聂叹了口气,道:“你不会被蚩尤控制的。”

卫庄道:“一个死人,我怕他做什么。”

盖聂正要说什么,洞外却突然传出一阵动静,两人对视一眼——有人触动了陷阱。

盖聂出剑了,细碎的星光凝在渊虹窄细的剑锋上,流光一闪而逝,清光已然横在了来人的咽喉。

“白凤?”

白凤面色不豫的盯着横在颈侧的渊虹,鬼谷纵横,这个人果然有与卫庄旗鼓相当的实力。

卫庄看着他皱眉:“你怎么找到这的?”

白凤伸出手指在渊虹的剑脊上一弹,长剑发出清越的长鸣,在万籁俱寂的树林里尤为清晰,盖聂还剑入鞘,却并未后退,仍是略在前方挡着卫庄。

他是在保护卫庄?真是有趣。

白凤一边想着,一边解释道:“他随你跳下去后,那个来历不明的女孩用蚩尤剑打败了兵魔神,大司命见事不可为,就下令秦军退出楼兰,秦军乘沙舟原路返回,赤练和我分路找你。”

卫庄神色还算平静,淡淡的道:“秦军撤退,那罗网是怎么回事?”

白凤看了盖聂一眼,道:“他们都以为你们死了,只有阴阳家的月神,说什么蚩尤之力仍残存于世,嬴政决定就派遣罗网接替秦军继续寻找。”

卫庄道:“你去找赤练,会合之后直接回流沙。”

白凤的视线在他们二人身上来回扫,“你要和剑圣一起走?”

盖聂敛眉垂眸,神色淡然,好似他们谈论的人跟他全然无关。

白凤一跃而起,在空中翻了个身落在白色的巨鸟背上,走之前似乎是才想起来一样,对卫庄道:“鲨齿被秦军带走了,现在应该在罗网手里。”

盖聂目送白凤远去,耳边听卫庄冷道:“你是不是想着我会和他一道,你好去找那小孩。”

“没有,”盖聂转眼凝视他,他似乎略有犹豫,最终一抿唇,低声道:“你受着伤,我不放心。”

卫庄心中一窒,启唇欲语,却还是沉默。

无论是不信任白凤的能力亦或忠心,归根结底都是在担心他。

只是——你是不放心卫庄,还是不放心卫庄体内的蚩尤?

盖聂又道:“罗网的目标是你,这些年罗网借助秦国不断扩张,实力不可小觑。”

卫庄难得的没有刺回去,他垂下眸子,片刻道:“边城应该已戒严。”

“出关必经之所,商队集散,混进去总有办法。”盖聂看了眼他锁骨下干净的皮肤,蚩尤魔纹今日倒未曾动作,“我有幸识得一位道家前辈,也许有办法解开蚩尤残毒。”

卫庄沉默了一会儿,慢慢笑道:“你是在邀我同行?”

天幕尽头挑染出一缕霞光,朝云轻软如棉,映着柔和的绯色,盖聂仰头看了看天色,微熹的晨光洒在他的面容上,镀上了一层淡淡的金光。

“是,”盖聂说,“你可以慢慢考虑。”


tbc

评论(11)

热度(9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