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叶果

沉迷挖坑,坑坑坑坑,慎入

《旁观者清》

跟糖糖聊天想到的脑洞

剧情截取小五05或跃在渊



章邯有噬牙狱,我们有——鲨齿剑。

张良缓缓吐出他的对策。

目前的情况,只有纵横联手最为稳妥。

盖聂因着天明的关系早已和墨家捆绑在一起,张良不禁暗叹燕丹好算计,他送出去的不过是个没有决断大事权力的巨子虚位,换回来的却是一个剑圣。

庖丁盗跖被擒,劝盖聂出手并不困难,而一旦牵连盖聂,卫庄绝不会袖手旁观。

但——他没必要去戳卫庄的逆鳞。


时光倒回十年前,那是个难得清闲的下午,司寇府前达官贵人往来寒暄,韩非却躲在后院饮酒消暑,惬意非凡。

“子房我给你说,”韩非笑的神秘,“卫庄兄啊,他心里有个人。”

“韩兄说笑了,卫庄兄可不是拘泥私情的人。”

韩非把玩着心爱的酒杯,慢条斯理道:“弱点总要掩盖在铠甲之下,龙有逆鳞,触之必怒,伤之比死。”

张良被他挑起了好奇心:“哦?那个人真的这么重要?”

“卫庄兄已经砸了我的藏宝室,”韩非心痛的控诉:“这可是我最后一个酒杯了!”

“......”

许久,韩非敛去笑意,轻声道:

“如果不重要,他又怎会在此时放弃给予姬无夜最后打击,而去赴那个人的约。”


他早该有准备,在他用盖聂刺激卫庄的时候,卫庄说——我们不一样。

的确不一样,盖聂不是李斯,卫庄也不是韩非。

当他兴冲冲的去紫兰轩找卫庄商谈大计,却被紫女告知卫庄离开韩国,他在那一刻认清——他,他们,只不过是卫庄纵横天下过程中的合作者,而盖聂,却是卫庄选择的唯一有资格与他并肩的对手。

烈日当空,酷暑的热浪被阻隔在室外,镂刻精致的冰块尽职尽责的驱赶着热气,往窗外望去,庭院里绿荫如盖,郁郁葱葱,一片清凉安逸。

却不知这平静的风景还能维持多久。

“他的师哥,秦王座下第一剑客,盖聂,”韩非闭着眼睛,似是漫不经心的闲聊:“如果你有把握不被卫庄兄迁怒,用他来作饵,效果极佳,可惜——”


这些陈年旧事,张良是在前往流沙时想起来的。彼时他要劝卫庄不要对墨家赶尽杀绝,而卫庄对此不屑一顾。

张良沉了沉心,直视卫庄的眼睛,问:“敢问卫庄兄,你要追杀的是墨家,还是盖聂?”

卫庄盯着他看了一会儿,勾起一抹冷笑:“与你无关。”

张良在感受到卫庄杀气的一瞬,知道自己赌对了,他拱手作揖:“那么请卫庄兄再想一想,帝国想要的是什么,帝国绝不会放过背叛他们的人。”

他并没有得到卫庄的承诺,然而已经足够:盖聂已经和墨家绑在一起,卫庄想得到活着的盖聂,就不能坐视墨家灭亡。


张良第二次觉得韩非看的准,是在牵线结盟的时候。

卫庄是个眼高于顶的人,他傲的不屑遮掩,对普通人,他从来是冷眼相对,心情好了嘲讽两句,心情不好直接无视,他很少显露真实情绪,更少动怒。

而对上盖聂,情况就完全不同了。

“小庄,”盖聂上前一步,挡在墨家众人之前,“你为何而来?”

卫庄眯了眯眼,慢慢挑起嘴角,语气满是讽刺与挑衅:“为了结一切。”

张良心里咯噔一下,这话怎么听怎么像大开杀戒前的宣言。卫庄不按套路出牌,搞得墨家一派全是视死如归玉石俱焚的气氛,他不得不撸袖子上场,强行结束了这场争吵。


在影密卫和罗网手中救人已是困难重重,再加上姜子牙修建的噬牙狱,在旁人听来,这简直是个不可能完成的任务。

张良拿出自己的方案:“章邯有噬牙狱,我们有——鲨齿剑。”

卫庄负手而立,并未转身。

盖聂却突然皱了下眉,看了张良一眼。

这一眼稍纵即逝,再看去盖聂仍是波澜不兴的神情,仿佛是一个局外人,等待他们讨论出结果。

有趣。

你是在不满我的自作主张,还是在不满我将卫庄一人置于险境?

“卫庄兄,你意下如何?”

卫庄转过身,不置可否的反问:“你说的我们,是在替我说话吗?”

张良道:“子房不敢,只是事关重大,唯有请卫庄兄相救。”

唯有,唯有。听起来倒真像是要让卫庄一个人去救人似得。这笔人情债,墨家是一定要背的,借此正好可以缓解流沙与墨家的隔阂。

卫庄仍是那副听不出意向的口吻,淡淡的问:“你要我去救墨家的人?”

张良愈发恭敬,压低姿态道:“非也,是请卫庄兄救小圣贤庄。”

赤练的阻拦在他预料之中,也正是因此,卫庄一定会去噬牙狱。

张良微微叹息,红莲殿下,你到底不能明白卫庄的心思,也无法理解他的想法。

“不行,他不能去。”大铁锤拍案而起,指着卫庄道:“把小跖和庖丁的生命寄托在这个人身上,我不能答应!”

墨家人真是,热枕固执,却有些看不清形势。

张良正欲出言,却听盖聂立刻接道:“我和他一起行动,请诸位放心。”

卫庄凭栏远眺,淡淡的问:“你,又要扮演救世主了吗?”

盖聂侧过身子,面对卫庄,劝道:“小庄,此行凶险异常,我可以帮到你。”

卫庄沉默。

号称七国内最难以逾越的监狱,将会在纵横手下迎来它的第一场败绩。

只不过,张良望着纵横远去的背影,若有所思:

盖聂是卫庄的逆鳞,卫庄又何尝不是盖聂的逆鳞呢?


end


其实有想改名叫《逆鳞》,卫聂彼此互为对方的逆鳞,不过这文基于张良视角写的,还是《旁观者清》比较贴合。

复习小五扣出新糖渣,在张良说让小庄救人的时候师哥真的瞪他了!

嗯一开始我不知师哥是看小庄还是看张良,感谢糖糖的精准定位,师哥是对张良皱眉,而且这个皱眉跟小庄中针面对农家菜鸡围攻的表情很像。

跟糖糖一起分析后觉得师哥一方面是觉得张良自作主张,事前完全没跟人商量,他半点缓冲余地都不给。万一小庄拒绝那结盟就得掰了,如果小庄同意那墨家真是欠人情,而且是很大的人情,庖丁和盗跖都是墨家人,被抓了还得让人家流沙卫庄救,这人情能压的墨家在流沙面前抬不起头。

再就是不满张良把小庄推出去,因为小庄无论答不答应都是风口浪尖了,我倾向于师哥知道小庄进过监狱(完全没根据瞎猜的,欢迎打脸),再加上联盟里最了解噬牙狱的是师哥自己,奇门遁甲似乎也是师哥更精通(仍是瞎猜,毕竟剧中小庄没表现),最了解敌人的人你不请,反而让一个不了解的人孤身深入,师哥肯定不满意,他多护着小庄啊。

不过张良一开始的打算就是纵横联手(相信谋圣的智商),他之所以敢推小庄下水,是因为他知道师哥一定会一起,不能救你们墨家人光让流沙干活啊,墨家其他人小庄又看不上会拖后腿,挑三拣四可不只剩下师哥了吗。

其实反过来,如果张良让师哥去,小庄绝逼会跟去,只不过去之前要傲娇,先无情的嘲讽墨家一波,横挑鼻子竖挑眼把墨家高手贬得一文不值,最后张良递台阶让他和师哥一起去。

张良选择先拉小庄下水,大概是怕拉师哥下水会被鲨齿梳头,不过他这样搞依旧被师哥瞪了【点蜡】


评论(6)

热度(105)

  1. Amyyy清叶果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