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叶果

沉迷挖坑,坑坑坑坑,慎入

《伤》 上

送给糖糖

《此心归处》前传


城市里的夜空大抵是看不见星星的,漆黑的夜幕上缀着一颗最明亮的北极星与暗黄色的月牙遥遥相对,若看的再仔细一些,北斗七星的轮廓也能隐隐捕捉。


端木蓉把盖聂送到安保严密的公寓楼下,揉了揉眉心,一贯清澈的声音里隐约带了沙哑:“今天多谢你帮忙,若没有你。恐怕我们整理到明天也整理不完。”


机关城被封,里边存的墨门机密也即将落入嬴政手里,原墨门高层决定在被封之前能抢救多少是多少。


盖聂应端木蓉请求来帮忙,墨家众人一开始只当他是打下手的,毕竟艺人和经商隔行如隔山,不想盖聂条理分明,行动果决,硬生生的在今夜将最要害的机密全部整理出来让墨门的人带走。


“墨门于我有恩,这是我应该做的,不必言谢。”盖聂打开车门,晚风冷丝丝的吹过,他说:“注意安全。”


端木蓉点点头,盖聂离去,她不由出声唤住他的脚步:“盖聂,”她说,“你在卫庄身边,别委屈了自己。”


盖聂微微蹙眉,沉默片刻,道:“他不是你想的那样。”


端木蓉暗暗的叹了一口气:“你搭救墨门于水火之中,我们很感激,但你不必为了恩情就舍身饲虎。卫庄是什么样的人,你又何必替他遮掩?”


盖聂没再辩解,只是说:“端木姑娘的好意,在下心领了。”


他阖上车门,笔直的身影渐渐隐没在黑暗中。


公寓里没开灯。


盖聂并不意外。自卫庄反水联合墨门后,流沙就上了大秦的打击目标的名单,鉴于卫庄翻云覆雨的手段和流沙异军突起的势力,想来他在嬴政的名单上名列前茅。卫庄忙着联合诸子百家,几乎应酬不断,彻夜不归也是常有的事。


他推门进入卧室,迎面的却是飞速砸过来的杯子,玻璃摔在地上四散迸裂,客厅的白色灯光照进来,地上一片亮晶晶的。


卫庄的身影半边笼在暗处,面容在影影绰绰的光线下晦涩难明,唯有一双眼睛亮的惊人,倒似夜幕星河映进了他的眸中一般。


“过来。”卫庄说。


盖聂依言的走过去,被卫庄揪着胸口的衣衫拉近身边,他捏着盖聂的下巴强迫他仰视袭击,冷笑:“你很闲?去墨门?自身难保还想去保护废物,你可真伟大。”


盖聂被他捏的难受,蹙了蹙眉,到底没做出反抗的动作,只是说:“同为反秦阵营,墨门倒了对流沙并无益处。”


卫庄眼眸一沉,嘴唇抿的极紧,半晌,才咬牙开口道:“我不需要墨门那群废物,成事不足,败事有余!”


盖聂不说话了。


他太了解卫庄,现在无论他说什么,都不会抚平卫庄的怒气,索性闭口不言。


卫庄见他敛眉垂眸,平静的如同激不起半分涟漪的湖面,气的几欲杀人。


盖聂忽然觉得不对,卫庄的手上覆了一层冷汗,他接近卫庄时,甚至能感受到卫庄绷紧到极致的身体竟在微微发颤。


盖聂迟疑了一下,终究还是柔声问他:“你身体不舒服?是胃病犯了么?”


卫庄狠狠的摔开手,盖聂被他带的一个趔趄,手臂下意识的撑在柜子上。他愣了一下,将手举在面前仔细观察——粘在手掌上的是圆圆的小药片,白的刺眼。


卫庄恼怒起来,又把人拽回来,药片洒了一地。他脸色苍白,眼角却是通红,他压了一会儿沉重的呼吸,才继续讽刺:“我就是病死了,与你何干?”


“莫要胡说。”他软下声音,好声好气的劝卫庄:“你近来应酬不断,总该注意些。”


“是,我要是出事了,谁去帮你的恩人?嗯?”


盖聂握上他的手腕,触手冰冷潮湿,他缓缓吸了一口气,说:“墨门已是流沙旗下的子公司,我帮墨门,也是在帮你。”


“帮我?”卫庄眯了眯眼睛,笑了:“那我要是弃车保帅呢?墨门的价值抵不上它带来的损失。”


盖聂抿唇,见卫庄狠狠的盯着自己,无奈开口:“你在联合诸子百家。”


“你以为我会在乎——”卫庄怒极反笑,盖聂的手臂已被他抓出了几道血痕,他哑着声音道:“你就这么自信能替我决定?师——哥——”


盖聂闭了闭眼,示弱似的低声唤道:“小庄。”他说,“小庄,别跟自己身体过不去,我们别吵了。”


卫庄喘了下,慢慢的松了力气,指腹在盖聂被他抓出血痕的手臂上摩挲。


盖聂的皮肤很白,汗毛颜色也淡,几乎看不出来。被他抓出的伤痕蜿蜒在白皙的手臂上,显得尤为触目惊心。


盖聂见他情绪平静下来,暗暗松了一口气,只是心里仍是放不下去:卫庄这段时间胃疼的愈发频繁,只是他见到过的就不少,更何况卫庄大半时间在外面应酬。


卫庄发过脾气,神情还是那副冷若冰霜的样子,眉间的疲倦却是掩盖不了的,他拧着眉沉默了一会儿,掀起眼帘看了下柜子下的抽屉。


盖聂起身打开抽屉,从里边取出药,按了两片出来递给卫庄,说:“我去给你端杯温水。”


卫庄没理他,直接把药片嚼碎咽了下去。


盖聂欲言又止,末了还是随他去了。他不必急于一时,卫庄执拗起来,他只有顺着毛撸,正面劝他只会火上浇油。


卫庄靠着枕头斜倚在床头,反正是难受的睡不着,索性睁着眼,看盖聂收拾洒了一地玻璃渣子和药片。


盖聂单膝跪地,俯身检查了下地面和床脚,确定没有遗留后撑膝站起来。


卫庄突然神色一变,他出手抓住盖聂的衬衣领子,将领子立起来,底下赫然是口红的印记。


“谁的!”


盖聂毫无防备的叫他揪着领子一扯,脑子里懵了一下,没立刻回答上来。


卫庄气的眼睛都红了,仿佛是牢笼里的困兽,透着孤注一掷的狠厉和决然:“是端木蓉?很好,很好!墨门好算计,连女人都给你送了,怪不得你向着他们!”


盖聂急忙道:“这只是意外,不是你想的那样。”


“燕丹得位不正,连他手下的人也卑鄙下流,”卫庄道:“既然他们找死,我就成全墨门!”


卫庄摸出手机,就要给流沙的负责人电话。


盖聂迅速脱出桎梏,将手机夺了过来“小庄!你别冲动。”


卫庄见他到了这般田地,竟还是要维护墨门,只觉一股血气直冲胸口,被盖聂气的眼前阵阵发黑,他忍了半天,才有余力开口说话:“他敢动我的人,就要付出代价。”


“这是我在扶端木姑娘时蹭到的。”盖聂解释了一句,继续劝他:“你对墨门出手,诸子百家谁还敢和你合作,大秦也不会放过流沙,嬴政绝不是你一个人能扳倒的,小庄——”


“闭嘴!”卫庄耳鸣的厉害,压根没听清盖聂说什么,他气急败坏的道:“你已经是我的人了,墨门存亡,与你无关。”


“卫庄!”


卫庄慢慢抬头,仿佛是电影里的慢镜头,他面无表情,仿佛是冻了冰的水面,卫庄漠然的问:“你,叫我,什么?”


盖聂忽觉心中一窒。


还没等他出言挽回,卫庄却猝然弯下腰,吐出一口血。


鲜红的血液中还夹杂着没有消化的药渣,凄艳浓烈的红在地板上溅出朵朵红花,看得人惊心动魄。


盖聂扶着他失声道:“你——我送你去医院。”


卫庄挥开盖聂的手,低颤着声音道:“你滚,滚——”


滚去找你的端木姑娘,滚去找你护着的墨门恩人——你敢去找他们,我就让他们倾家荡产,走投无路,在天下在无立锥之地,我会杀他们千万次。



tbc


感觉自己送礼送了一半,不要打我(抱头跑)


评论(17)

热度(91)

  1. 2B222.2清叶果 转载了此文字  到 嘺咦嘶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