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果

沉迷挖坑,坑坑坑坑

君子于役 七

“你要出去?”见卫庄不知从哪找出一件黑色斗篷,盖聂看了眼外边漆黑的天色。

卫庄“嗯”了一声,将那斗篷抛向盖聂,笑的三分讥诮三分傲然,“师哥若不放心,何不跟我一起。”

盖聂也没出言辩解,只是将玄底银缕的斗篷套在衣裳外面,跟了上去。

卫庄的性子他也算摸清了几分,刚到鬼谷时遇到卫庄讽刺挖苦他还绞尽脑汁的解释,相处久了就能分清那句话是戏言那句话是真心,省了他不少解释的功夫。

卫庄要见的人正在桥上等着,四周布置了数十人或明或暗的警戒。唐七对手下一点头,示意留出一片不会被打扰的地方出来。

见卫庄身后还跟了一个人,唐七略微惊讶,他以为像卫庄这样的人是不会带人同行的。那人虽然隐在宽敞的斗篷下,仍能看出是个清俊风仪的人物,虽不像卫庄那样锋芒毕露,周身萦绕着肃杀之气,却也让人不敢小觑,他就不言不语的站在那,天地清明,仿佛天地万物都无法摧折他。

这样的人物,气质与卫庄截然相反,可两人站在一起竟也无比合契,好似除了他们彼此之外,任何人插进去都是大煞风景。

卫庄直接道:“他是我的人。”

唐七收回一直黏在盖聂身上的目光,他虽有好奇心,但比起好奇,他有更重要的事:“你让我查的事已有眉目。当年远征百越,真正深入腹地的只有血衣侯带的亲信部队,而百越王族也是被血衣侯一举击溃。”

卫庄问:“现在那些人的头目是谁?”

唐七道:“赤眉龙蛇,原名姒旻,百越的废太子。这个人性格残酷嗜杀,被百越王废黜,也因此逃过一劫,没死在血衣侯手下。”

“那这十几年来,他在哪里?”

“其实在百越灭亡后,新郑曾有一场大火,传闻是百越遗民作乱,姬无夜正是凭借镇压叛乱才能独揽军权。”

“你是说,这个姒旻在白亦飞手下逃过一劫,还到新郑作乱,最后被姬无夜平定。”

“这像是最合理的推论。时隔十数年,赤眉再度作乱,这背后也许有姬无夜的推波助澜。”唐七说,“还有一件事,最近两天有很多江湖人进入新郑,他们伪装成一般平民,从韩国各处而来,似乎有人在酝酿什么大事。”

卫庄似乎起了兴趣,问道:“是什么人?”

唐七道:“大约二三十人,武功不低,以老夫的眼光来看,这些人比起江湖人倒更像杀手。”他一顿,继续说,“目前很难说是不是姬无夜的人,他们进入新郑之后就隐藏起来,紫兰轩附近一切正常,似乎并非为紫兰轩而来。”

卫庄道:“继续盯着,有异动告诉我。”

唐七点头,提起另一件他觉得有价值的事:“最近有一个不怎么显眼的消息,新郑城中有一个军权在握的大人物得罪了秦国的大人物。”

卫庄笑了,斜睨了盖聂一眼,道:“看来有人想打草惊蛇,你只管看着就是。”

盖聂一直笔直的站在卫庄身后半步,尽职尽责的扮演一个随从,待唐七带手下离开后,才走到卫庄身边,将风帽去下,露出疏朗眉目。

卫庄看着他微微一笑,突然出手将风帽又拽了上来,他出手迅疾,盖聂委实没想到他的动作,不知卫庄有什么深意在里头,只好疑惑的唤道:“小庄?”

其实卫庄哪有什么深意,方才唐七盯着盖聂看了半天,他倒不知盖聂披着斗篷脸都露不全有什么好看的,眼见盖聂虽然疑惑还是乖乖的配合他,心中那点不爽也就变成了得意,于是下颔一抬,道:“无事,我们回去罢。”

两人之间,卫庄向来是鬼点子多的那个,在鬼谷时挑剔的很,盖聂心性淡然,又觉得师哥照顾师弟天经地义,久而久之就养成了纵着卫庄的习惯。卫庄方才的动作虽是无缘无故且带了点不讲道理,但在盖聂眼里不过又是小庄少年心性犯起来了,习惯成自然的顺了他的意。

银汉灿烂,月色皎洁,卫庄难得有心情抬头欣赏了下夜景。月是弦月,如一张白玉弓悬在天边,清辉柔和的铺洒下来,卫庄侧首看向盖聂,玄色斗篷以银线织绣出与自己衣上相似的花纹,在月色映衬下倒似一层莹莹玉光包裹着他。

君子如玉,明玉如水。

他的师哥像一块天质粹美的古玉,不需任何后天画蛇添足的雕琢,也不用碍事的金银修饰。或者也像水,上善若水,水利万物而不争。

盖聂见师弟一直目不转睛的盯着自己看,饶是他一向沉静自持,也不禁有些赧然,低声道:“你一直看我做什么?”

卫庄收回目光,心里犹自回味,道:“没什么。”

盖聂轻咳一声,将话题引回正轨:“你可是打算用铜盒引出赤眉?”

卫庄轻轻一抖袖袍,将铜盒握在手中,铜盒上的花纹私与白日有所不同,他冷淡道:“一个打不开的盒子,也值得拼死来夺,可见百越人自取灭亡。”

盖聂抿了抿唇,认同道:“赤眉舍本逐末,确非人主。”他已知百越难民村被灭一事,为国君者,不体恤被迫背井离乡的子民,反而以寄人篱下为由大开杀戒,这等人品实在令人不齿。

“早将他们擒住,也免得牵连无辜。”

“无辜?”卫庄银眉一挑,“若是活不下来,权当是提前出局。你可知太子一废,没几个人不高兴的。”

“你......”盖聂面容一肃,微微蹙眉,小庄还是视人命如草芥,可这毕竟是韩国的事,他欲言又止,终究还是作罢。他不能改变卫庄,正如卫庄也不能说服他一样。

卫庄却不愿就这么简单的放过去,道:“师哥,你总想两全,却不知世上本无两全法,莫非你忘了玄虎之试的教训?”

盖聂紧紧抿着唇,清澈的眼眸中是一片坚决,他一字一顿道:“那是我不够强。”

卫庄眼睛一眯,他眸色极淡,映着月色仿佛亘古不化的玄冰,冰冷至极:“你只有一柄剑,如何救得了天下人?”

盖聂见他眼睛微眯,下颔紧绷,便知卫庄在生他的气,他不避不闪,迎着卫庄寒意慑人的眼眸,坚定道:“只要我足够强。”

卫庄愈发恼他不识时务,沉声道:“愚不可及!”

“铮”的一声,妖剑出鞘,妖异的红光破空而去,继而是瓷器掉落摔碎的声响,两种声音几乎同时发出,卫庄出手之快,风驰电擎亦不过如此。

一声凄惨的哀嚎:“啊啊啊,我的酒啊——”


tbc


坚强的人生不惧打脸,让明天的打脸来得更猛烈些吧

每天都在想小师哥,小师哥你怎么还不来找小庄

以及,百越的牛蛇鬼神在我这里没有光环,大约会死的比较快,我不走天九玄幻挂(冷漠


评论(14)

热度(6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