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叶果

沉迷挖坑,坑坑坑坑,慎入

君子于役 六

碧梧桐树,朱楼高轩,不愧是五世相韩的张家。姚贾悠闲的跟在领路仆人后,打量着张开地的相府,几年不见,添置了许多新物件,看来张开地在韩王面前还是颇受器重的。

厅内气氛融洽,张开地与姚贾行了礼后各自入座,往外望去,院中点衬几块山石,一边种着数从青竹;那一边乃是一棵西府海棠,其势若伞,丝垂翠缕,葩吐丹砂。

张开地先添上茶,道:“近日公务繁忙,姚大人远道而来,未及远迎,是老夫的不是。”

姚贾笑了笑,举起瓷杯抿了一口茶,“张相国客气了,姚某以前出使,多亏了相国多加照拂。”

张开地打量这个面目和气的秦王特使,似闲谈一样的语气问道:“姚大人此番前来,可是盟约有了什么要补充的地方?”

姚贾开门见山:“有人把我大秦的天捅了,我正是要捉他回去交代。”

张开地心中一惊,他没料到姚贾竟然这么直接坦白,更没料到姚贾所为之事竟然这么重要,然他久经官场,心中虽吃惊,面上却一点不露,微微笑道:“看来姚大人已是成竹在胸,老夫先祝姚大人再立一功。”

“不过是稍有眉目罢了,”姚贾吹了口茶沫,悠然道,“贼人势大,且在新郑之内。”

张开地心中一动,试探道:“我韩国君臣一向对贵国尊重礼敬,这贼子藏在新郑,是否有些误会?”

姚贾哈哈一笑:“张相国的为人我王自然是信得过,我大秦一向恩怨分明,以德报德,以直报怨。有的人自以为军权在手,就得意忘形,不过是螟蛉之子罢了。”

张开地心思急转,继续试探:“他护驾有功,深受我王嘉奖,恐非易与之辈。”

姚贾捋捋胡子,笑着反问:“嘉奖?不是因积珍阁丢了东西被责?”

张开地面色一沉,环顾四周,确定无人听的见他们的对话,“姚大人的消息的确灵通,但这件东西——”

“——苍龙七宿,”盖聂眉峰微蹙,“韩王丢的竟是这个。”

卫庄道:“七个星辰,七个国家,七个秘密,苍龙七宿的核心,历朝历代都是由各国唯一的继承人掌握,传说谁掌握了苍龙七宿的秘密,就拥有掌握天下的力量。”

“百越人如何得知苍龙七宿的秘密?”

“秘密?”卫庄冷笑一声,“姚贾能从张开地那套出来,百越人知道也不足为奇。”

盖聂望着搁在案上正中的铜盒,他和小庄费了半天功夫也没打开,“是从别人得知,还是他们本来就知道。”

卫庄银眉一挑,转身对上盖聂的眼睛:“你是说——”

盖聂道:“楚威王灭了越国后,越王无疆诸子各自为主,统称为百越。”

卫庄本就是机敏无双、心思玲珑之人,瞬息明白盖聂意中所指:“而越王无疆的祖先勾践,恰恰是春秋最后一位北上中原的霸主。”

他坐在盖聂身边,观察着从弄蛇人手上夺回来的铜盒,一边回忆道:“我从他手中拿走铜盒时,他说这本就是百越之物。”

“如果这是韩军从百越夺来的,那么韩王丢失的就是两件东西。”

“一件从百越夺来的铜盒,一件韩国本身据有的关于苍龙七宿的。”

紫女敲门而入时,见到的就是这么一副场景:卫庄和盖聂坐在一起,盖聂坐的端端正正,正在端详手里那花纹奇特的铜盒,卫庄则随意的多,一手搁在案上,侧身对着盖聂。两人的衣裳交叠,玄色的衣摆压着青竹纹饰的长袖,距离之近,连彼此呼吸都能交错。

卫庄抬头瞧了她一眼,手腕一翻将铜盒收回袖中。盖聂见紫女背后跟着韩非张良,料想他们是要商讨要事,便准备起身离开,卫庄左手覆在他手背上轻轻一拍,示意他留下。

紫女将二人的小动作尽收眼底,心中暗暗好笑,卫庄在韩国绝口不提他这个师哥,搞得她还以为他们关系有多水火不容。

卫庄与盖聂坐在一起,剩下座位正好一人一个还不用挤。待三人落座,韩非才开口,语气难得的沉重:“太子疯了,现在看管在宫中。”

紫女心中一惊,还未及发问,却听卫庄道:“他没死在火里,就不算是你的责任。”

这话委实太不留情面,纵是韩非也不由气得一梗,卫庄继续冷笑:“禁宫重地,他们如入无人之境——”他正说着,忽觉衣袖被轻轻扯了一下,眼睛微转,果然是他师哥。

韩非捏了捏眉心,卫庄说的话虽不好听,可也是事实。韩国已然堕落至此,但这是他的国、他的家,他总要努力改变。

韩非看向卫庄,道:“百越老者死在积珍阁外,但是丢了的东西并不在他身上。父王震怒,勒令我和姬无夜十日之内追回。”

张良担忧道:“太子已疯,百越人又死在宫中,这仇恨又加深了。”

紫女倒没有两人那样苦恼,神情自若道:“灭国之恨,本就是不死不休,难道你们摆一桌酒席就恩仇相泯了?”又问韩非,“你父王丢了什么东西?”

韩非从怀里掏出一张丝帛在案上展开,上面绘制一只朴素的木盒。

紫女秀眉微蹙,略带不解的问:“就只是木盒?里边装了什么东西?”

韩非无奈道:“父王不肯说,只说追回这个盒子即可。”

敌暗我明,姬无夜又心怀鬼胎,这不是个好局面。张良想了想,为难道:“若是百越人按兵不动,或是干脆离开韩国,那岂非难以追踪?”

卫庄给自己和盖聂倒了两杯清水,见盖聂眼观鼻,鼻观心,笔直的跪坐在他身旁,端起杯子浅浅的啜了一口,喝完也不放下,好似那清水里有什么秘密似的一直垂着眸子。听见张良的担忧,卫庄简洁的答道:“他们不会走。”

韩非眸中精光一闪,唇角牵起一抹玩味的笑意:“哦?莫非卫庄兄抓到了他们的把柄?”

卫庄不置可否,反而问道:“你以为他们的复仇就是逼疯一个太子?”

韩非沉默片刻才道:“当年百越覆灭,百越王族被屠戮殆尽,血海深仇,的确不是一个太子就能了事。”

卫庄却提到了另一个问题,“太子形同被废,韩宇与姬无夜必有一番争夺。”

张良隐蔽的瞄了一眼盖聂,欲言又止,最终还是开口道:“四公子城府极深,在大臣中深有人望,听说手下招徕了些能人异士。此番四公子同时举荐你和姬无夜,这背后......”

卫庄啜了口清水,淡淡道:“驱虎吞狼之计,韩宇倒是比太子聪明一点。”


tbc

评论(16)

热度(7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