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叶果

沉迷挖坑,坑坑坑坑,慎入

君子于役 四

盖聂回到紫兰轩时,已是深夜,卫庄的房间里还点着灯,暖黄色的光亮从门后透出,在黑暗之中极是好认。

卫庄知他回来,抬眸瞧了他一眼,“跟人动手了?”

盖聂道:“夜幕的墨鸦。”

卫庄问:“只他一人?”

盖聂点头,将纯钧放在鲨齿之下的位置上,“看来姬无夜与罗网只是合作。墨鸦来找我,更多的是为了防止我襄助公子韩非,与罗网似乎无关。”

卫庄嗤笑:“姬无夜也没胆子去刺杀秦国的权臣。”

盖聂坐在他对面,“只是这样一来,罗网又隐入黑暗之中,线索已断。”他垂眸看了一眼灯火下跳动的阴影,心中想的却是嬴政送来的黑龙卷轴,罗网的由来竟与秦国有关,本就诡谲复杂的局势,现在更是扑朔迷离。

卫庄浑不在意的道:“他不现身,就引他出手,难不成你在鬼谷的兵法是白学的。”

“先为不可胜,以待敌之可胜,目前还需静待时机。”盖聂微微一顿,问:“百越案如何了?新郑城内议论纷纷,这样下去,恐怕日后会沦为他国谈资。”

卫庄讽刺一笑,道:“还用的着日后?别的不说,秦王已经知道了罢。”

盖聂默然,姚贾在韩出使,多少宫闱秘闻他都能打探出来,莫说如今整个新郑都在议论的百越遗民犯上作乱、冲击太子府一事了。

“如你所言,现在需要等待。”

卫庄褪下外衣,躺在榻上,单手支在后脑勺,看着盖聂将两人换下的衣裳叠成整整齐齐的小方块放好,而后熄灭灯烛,在床榻外侧躺下。

同塌而眠的事两人在鬼谷就做过,那还是卫庄刚入门。鬼谷地势隐秘,自然也没什么下人奴仆,一切事物都要自力更生,前辈们修建的房屋年久失修早就不能住了,卫庄在自己的屋子修好之前都是同盖聂住在一起。

现今盖聂想暗中调查罗网,自然不能住在秦王特使的驿馆,反正姬无夜已经视他为卫庄一党,干脆就住在紫兰轩。

盖聂沉吟道:“挟持韩太子,对于百越来说似乎并没有足够的利益。”

卫庄“哼”了一声,眼睛睁也不睁,等着他继续说。

“若说动机,最有可能的是百越复国,但就算韩太子在手,韩王也绝不会冒着韩楚交兵的风险为远隔万里的百越复国。”

卫庄睁开眼睛,银色的眸子似冰似玉,又如夜空高悬的寒星。他唇角微勾,道:“若是复仇,就没必要留着太子的命了。”

他本就生得修眉狭目、鬓若刀裁,这一笑,虽说因讽刺之意冷冰冰的,仍是显得银发青年眉目凛凛,俊美无俦。

“看来韩王手里有百越人想要的东西。”

“一个至少与复国同等重要的东西。”

“韩王会给么?”

“你说呢?”

两人对视一眼,心照不宣:韩王绝不会给。若是此例一开,韩王岂非成了任人拿捏的懦弱之主?更不要提那东西究竟是什么,值得韩军不远千里帮助楚国吞并百越,且寸土不取,看来这东西在韩王眼中比百越的土地更加金贵。而太子只是一个儿子,没有了可以再立。

盖聂:“那么焰灵姬他们会寄希望于韩王让步?”

卫庄:“也许不会。”

盖聂:“挟持太子,已有五日。”

卫庄:“五日,想做什么的话准备也差不多了。”

新郑城连着两日夜里十数处起火。有的是民居,有的是商铺,还有的是巡防军队的屯所,连相府都未曾幸免,所幸并未伤及张家人的性命。

为此,韩王将韩非、姬无夜等人召进宫大大斥责了一顿,他也明白这十有八九是焰灵姬作祟,但表面上却不能透露风声,只得归结于不小心。韩王下令提前宵禁,并加强了巡防的力度,在水井旁都放置了大水翁以防火灾。

是夜,风清月明,繁星闪烁,是个难得的好天气。高阁的屋檐上站了两个人,一人白衣墨发,一人玄衣银发,衣袖蹁跹,长身玉立,俱是丰神俊秀、风采绝世的非常之人。

盖聂望着城内巡防的带甲士兵,的确比以前人更多,也能看出来是韩军的精锐,他们犹如绷满的弓弦,一阵风吹草动都会引起警觉。

卫庄道:“起火的地点连成了一个字符,百越的字符。”

“是什么?”

“复仇。”

盖聂若有所思:“经过前两日,韩军已有所准备,他们已失去了出其不意的机会。”

卫庄微微一晒:“无论如何,今夜必有动作。”

似是映照他说的话,新郑城的四角突然火起,在起火地点附近的士兵很快做出反应,大抵是前几日的经验,他们没有惊慌失措,算得上应对得当。

正当零星的火势将要被扑灭时,变故突生,太子府火光冲天。

盖聂和卫庄对视一眼——来了。


tbc


小红心越来越少了,桑心,看在我这么勤奋的更的份上小可爱们不感动嘛,你们这样会失去我的o(>﹏<)o

评论(10)

热度(9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