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叶果

沉迷挖坑,坑坑坑坑,慎入

君子于役 三

秦王的回应很快,派姚贾出使韩国,打着与韩国亲善的由头,驻跸在韩相张开地特意修葺的驿馆中。

姚贾长的十分占便宜:他算不上好看,也算不得英俊,身材谈不上高大,也并不矮小,总是一团和气。这样的人,普通的扔到人堆里也许不会被人一眼认出来。

就是这么个看似普通的人,粉碎了楚、燕、赵,韩四国的合纵,使计划中途搁浅,被秦王嬴政封为上卿。

此时,秦王特使遣下了所有随从,门窗紧闭,门外五步一岗,十步一哨,戒备森严。姚贾取出贴身放置的黑龙卷轴,十分郑重地递给对面的白衣青年:“王上命我将此机密交予盖大人。”

盖聂目光一沉,将黑龙卷轴收入袖中,姚贾又道:“随我出使的卫队都是王上从禁卫中挑选的精锐,若盖大人有需要,可直接调遣。”

“姚大人出使,国内何人暂代上卿?”

“长使王绾。”

王绾为吕不韦心腹,姚贾则是嬴政赏识之人。姚贾出使形同贬谪,是秦王对吕不韦做出的让步与安抚。毕竟,嬴政尚未亲政,朝中文信侯吕不韦、长信侯嫪毐大权在握,三方博弈,贸然动手只会令自己陷入被动。

姚贾正色道:“此事非比寻常,王上令在下助大人查案,听凭调遣。”

盖聂颔首,提到另一个问题:“姚大人可知韩楚灭百越一事?”

姚贾捋了捋胡子,感慨了一句:“百越遗族作乱,韩国可真是多事之秋。”他曾携重金收买六国重臣,与他们私交深厚,自然消息灵通,只听他回忆道,“那是十四年前的事了,楚国经丹阳、蓝田两役后,又被武安君白起攻破国都,国土沦丧,不得以向南扩地。当时还是春申君黄歇为相,他力主攻灭百越,但楚国封地私军众多,黄歇难以节制,于是向韩国公子安也就是现在的韩王求助,韩王派白亦飞带军襄助,这才灭了百越。”

盖聂微微皱了下眉,问:“百越与韩国相隔千里,助楚灭百越对韩国有何益处?”

姚贾沉思片刻,缓缓道:“当今的韩王因灭百越有功而立为太子,一国至尊的权势地位,足够让他决定出兵。”

盖聂起身,慢慢踱步至窗前,驿馆造的富丽堂皇,连木制的棱台上都雕刻了百花纹样。

“百越被楚吞并,百越遗族却在韩国作乱,当年韩军在百越做了什么?”

“这恐怕只有统兵的白亦飞才知道了。”姚贾说,“若是与百越相关,我可以在韩国朝臣间打探。”

“不必,有人比我们更急。”

“明白。”

天边淅淅沥沥的下着小雨,暗色的云层挡在深蓝夜幕上,遮蔽了万千星辰。盖聂执一把普通的油纸伞在无人的街道上行走,街道两旁的房屋下点着稀疏的灯笼,在雨幕中发出模糊的光亮。

盖聂停下脚步,将伞收好放在一边,说:“你跟了我一路,有何指教?”

他的语气淡然,甚至平常,平常到就好像在问别人“今天你吃了么”。

天空飘下一支黑羽,然后是第二支,第三支。恰在此时乌云蔽月,本就暗淡的夜色一霎变得伸手不见五指。

风吹过,来人在渐明的月光下现身:玄衣劲装,硬朗利落,眼周描绘着邪魅的纹路,唇边挑起一抹笑意,来人道:“在下奉命传话。”

盖聂不置可否,等着他把话讲完。

“先生是秦国的贵客,不要淌进污水中,”墨鸦眼睛一转,直视盖聂那双波澜不兴的眼眸,语调压低,“届时,可没有后悔药。”

盖聂淡淡道:“话已收到,你可以走了。”

墨鸦皱眉,倏尔展开眉眼,笑道:“看来你是敬酒不吃吃罚酒了。”

话音未落,人已不在原地。墨鸦跟了盖聂一路,竟找不到此人的丝毫破绽,便知道“敌不动我不动”这条不适用于盖聂,决定先下手为强,他本就以速度见长,又占得先手,只见四野的乌鸦卷成一道龙卷,向白衣青年席卷而去。

但闻一声幽越龙吟,三尺青锋出鞘,清光凛凛,将黑色的龙卷一举击破,随后反手一劈,只听“铮”的一声,长剑与短剑相交,离墨鸦的喉咙不过一寸的距离。这一下电光火石,几乎在一瞬之间就完成,连呼吸都显得多余。

墨鸦暗暗心惊,一个卫庄已经棘手非常,再加一个盖聂,韩非真是找的好帮手。他心中这样想,手上动作也没停。借助盖聂剑上之力反身一跃,再度隐藏在夜幕之下。

盖聂剑身一挽,在绵密的雨幕中划出一道弧光,似九天星河倒悬人间,剑光如青虹白练,将墨鸦从黑暗中逼出。

墨鸦是刺客,一个刺客总是要有暗器的,黑色的羽毛在他的内力激发下如离弦之箭一般,全部指向盖聂,墨羽层层叠叠的将盖聂笼罩在内,一息之间已看不见白衣,只剩比夜幕还要黑的牢笼。

“百鸟第一,名不虚传。”

墨鸦脸色一变。还能说话,就代表他还有余力。

清光乍破,宛如朝阳破空,将漆黑的永夜撕碎。盖聂剑势未竭,若惊鸿游龙一般,向墨鸦扫去。

他非盖聂敌手。

墨鸦是个聪明人,也是个惜命之人,他既已明白自己没有胜算,就不会死心眼的硬打下去。然而这一剑太快,连雨丝都无法触及剑身,墨鸦皱眉,藏在臂甲中的短剑弹出,格在长剑之上。

剑刃相交之处发出细微的声音,墨鸦目光一沉,他的短剑上绽开了细细的裂痕。他打量着盖聂手中的长剑,色如霜雪,纹如列星——纯钧!

突然,盖聂退了。

盖聂一退,墨鸦才看见迎面而来的白羽,劈头盖脸的刺下来,心中哭笑不得:这小子是救人还是杀人呢。旋即身形一闪,化做黑烟离去。


tbc


墨鸦大大是个好人,补空山鸟语的时候被他的一句“小孩子不懂事等长大了就知道了”戳了萌点(好吧我承认我的萌点比较氢气),可是等他长大了你却不在了。

姚贾历史上是真有其人的,功绩也是真的破坏了合纵,但是我这文里写的一段就是胡编乱造了。他的经历挺励志的,出身卑微,位极人臣,嗯上卿和丞相的权力是交叉的,赵国的蔺相如、虞卿就是上卿行相权。

评论(13)

热度(5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