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果

沉迷挖坑,坑坑坑坑

【礼猿】德累斯顿森林 5

突然想到这里就是室长为了伏见和赤组撕嘛(你走)

冲冠一怒为红颜伏见

极其短小

ooc预警

——————————————————————————————

一触即发的紧张形势被老虎的一声怒喝制止。

小狐狸愣愣的看着青狼和红狮在老虎面前乖乖挨训,好吧“乖”并不贴切,周防又进入了睡眠模式,金色的狮瞳被眼皮半遮半掩,没有一点威势的懒懒散散的打着瞌睡,之前兴致高昂想打架的狮子仿佛只是一场幻影;而宗像站的规矩,举止合宜,充分表现了对森林之王的尊重,但是那模样——小狐狸总觉得青狼是“虚心接受,坚决不改”。

“放心吧,室长不会有事的。”秋山宽慰道。

室长是个什么鬼称呼,小狐狸已经懒得吐槽宗像那奇怪的乐趣了。

小狐狸郁郁的团成一个灰毛球,抱着尾巴,只露出两只湛蓝的小眼睛,看着三只猛兽的协商。

过了一会儿,看上去协商结束了。

青狼轻盈一跃,跳上岩石,秋山对它微一俯身,然后蹦下去,把位置让给它们。

狼群并没有散去,仍然以严肃的阵仗列在河边。宗像拱了小狐狸一下,伏见瑟缩了一下,然后有些迟疑的,伸出粉红的小舌头颤颤巍巍的舔了舔青狼的鼻子。

青狼从喉咙深处发出一声低沉的笑,轻柔的用脖子下的软毛蹭着把小狐狸的脑袋。

然后它扭过身子,青色的身影挺拔修长,把小狐狸完全的遮挡在身后,看着对面围绕在一副没精打采的狮子身边的动物们,宗像扬声缓缓道:“基于120法典,吾等不会在此时此地发起战争。”

看上去马上要睡着的雄狮懒懒的抬了抬眼皮,低沉的声音似乎从胸腔里震颤发出,“随便。”

青狼扫了一眼被狸猫狠狠按住说不出话一脸不服的橙狐狸,嘴角扬起一丝嘲讽的弧度,“至于阁下对在下氏族的诋毁和攻击,吾等保留追究的权力。”

橙狐狸被狸猫收拾了一通,好歹知道这时不能再冲动,恨恨的忍气吞声,“切”了一声把头扭过一边。

十束简直要掩面而泣了,八田啊八田,你真是人才,能把一向喜怒不形于色的宗像惹的几乎不顾法典,决不能让这只蠢狐狸单独遇到狼群,不然还不得被青狼给撕了。

国常路重重的一咳。老虎带着警告的目光落到青狼身上,宗像冷笑一声,没再说话。

雨季很快到来,似乎在弥补之前滴水不下的4个月,磅礴大雨一口气下了好几天,断断续续的连绵秋雨赶走了森林的最后一丝闷热,天气转凉,秋风扫落叶,除了常青树,森林的颜色被红黄取代,枫叶如火如荼的铺满它能触及的每一个角落。

小狐狸被青狼揽在怀里,毫无顾忌的把自己柔软的肚腹暴露在小狐狸面前,伏见舒服的左蹭蹭右蹭蹭,把自己扔进青色的皮毛里取暖。

自从在和平岩遇到吠舞罗之后,小狐狸就郁郁的,时不时的发呆,性格也更加内向,唯一值得欣慰的,大概就是它对青狼的依赖一如既往,甚至与日俱增,天天呆在宗像身边。

宗像委实不是一个擅长安慰的动物,它的安慰在手下看来就跟犯了恶趣味一样。

比如现在,它伸出藏了锋利指甲的爪子,用柔软的肉垫把小狐狸摆弄成一个团子,然后伸手一转,把还在发愣的小狐狸团转的晕的七荤八素。

伏见只觉得眼前天旋地转,趴在地上好久才缓过来,郁卒的瞪着青狼,眼睛里的生理盐水闪闪发光的,看上去像是被欺负了一样——好吧就是被欺负了。

宗像低笑了两声,收到没有威胁力的怒视一记,它把小狐狸叼回身边,伏见象征的微微挣扎两下以此表达不满,洞窟外小雨淅淅沥沥,雨点跌落的声音不绝于耳,小狐狸埋在温暖的青狼身边,慢慢的打起呼噜来,湿润的鼻子上吹出一个小泡泡,随着呼吸一鼓一鼓的,可爱极了。

——————————————————————————————

评论(8)

热度(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