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果

沉迷挖坑,坑坑坑坑

【礼猿】关于眼镜

晚了一天的六一的贺文ORZ

平行世界的番外之一

关于小学儿童节放假来自于自己的小学,并不晓得日本是怎么过的





国际儿童节,依照学校的惯例,当天上午会举办一场全校参与的活动,一堆小孩子在操场上搭起舞台表演各种节目,下午放假。

伏见垂着头窝在板凳上,小脑袋一点一点的犯瞌睡,蝉鸣悠长聒噪,浮云被风轻柔的推开,刺眼的阳光再无遮拦的撒了下来。伏见皱了皱眉,紧闭的眼睛慢慢张开,伸手揉了揉眼睛,然后懒懒的抻了抻腰。

摸出终端看了眼时间——怎么这么慢,才十点不到,伏见郁卒的撇嘴。

他左顾右盼,发现铃木老师不在,湛蓝色的眸子骨碌碌一转,跳下椅子,大摇大摆的,理直气壮的假装自己去卫生间,偷偷的溜了出来。

儿童节并不属于已经是少年的初中生,伏见在溜出学校后决定给宗像一个惊喜,打了的士跑到宗像的学校,此时小团子有些茫然的走在清洁干净的走廊里,偷偷的踮着脚尖朝教室里一间一间的找着他熟悉的面孔。

下课铃响起,走廊里渐渐喧闹拥挤起来,伏见缩了缩脖子,在好奇的目光中往前走。

“诶诶,这是谁家的小孩儿?”

“嘛,哪个老师的孩子吧。”

“小弟弟长得真可爱。”

唔——礼司你在哪里呀?

人来人往的,小团子索性躲到楼梯间的角落,决定等上课了再去继续寻找礼司的大业。

“啊——”突然被抱起来,伏见不由惊呼一声。

“又逃课了?可真不听话。”

熟悉的声音在耳边响起,伏见伸手搂住少年的颈子,不以为然道:“才没有,今天没课,我只是逃了观众。”

“哦呀?”看着小团子得意洋洋的抠字眼,小小的脸蛋上洋溢着小聪明得逞后的笑容,宗像差点以为小团子背后有尾巴翘到天边了呢。 

宗像把团子抱回教室,安放在自己腿上,微笑道:“那么,请伏见君等等我上完这节课如何?”

伏见嗯了一声,白嫩的两只爪子按在课桌上,端端正正的坐在宗像牌人肉座椅上,一副乖乖好学生的样子。

最后一节是数学课,老师讲完了课程后布置了课堂练习,宗像拿出本子开始写。

礼司的字真好看,伏见默默的想。宗像拿着钢笔,看似随意悠然的在草稿纸上比划,黑色的墨汁在白纸上绘出一行行笔挺工整的计算过程 


教室里空调卖力的制冷,伏见不禁打了个寒噤,在白纸上优美滑跃的尖细笔尖停顿一下,宗像把外套披在小团子身上,千篇一律的国中制服外套上还带着少年温暖的体温。


好不容易等到下课,宗像从善如流的请了半天假,两人分吃了宗像带的便当,煎的金黄金黄的鸡蛋卷令人食指大动,宗像则把小团子挑到一边看也不看一眼的蔬菜默默吃掉。


简单的吃了午饭,宗像随手测试了下伏见的视力,从上课的时候伏见眯着眼睛看他写字他就觉得不对劲,果不其然,小团子的视力已经远远不如同龄人,基本确定得了近视。

纵然伏见万般不情愿,还是在宗像的坚持下在六一当天去了医院,气鼓鼓的抿着嘴,看着宗像忙前忙后的挂号排队取化验结果。

手里的化验单明明白白的写着近视200度,宗像微微叹了口气,看来必须要配眼镜了,以后还要看着他,限制使用电脑的时间。

扩瞳需要把药水滴在眼睛里,伏见紧紧抓着宗像的衣襟,脑袋缩在少年的胸膛,闭着眼睛就是不肯出来。

宗像轻轻拍着他的后背,又哄又骗的才成功让医生进行扩瞳。

伏见不停的眨眼睛,难受的想用手去揉,抬起来又想起医生的嘱咐,又不情愿的放下,郁闷的垂着头,小小的嘴唇向下一撇,湛蓝的眼睛里水汪汪的,看上去委屈极了。 


宗像赶紧把小团子揉进怀里,又亲又哄的,许诺周末带他出去玩,伏见闷闷的哼了一声,才伸手搂住宗像,算是原谅了他。

很快配好了眼镜,剩下挑镜框,看着透明玻璃案台上花花绿绿色彩鲜艳还带着幼稚图案的镜框,伏见毫不犹豫的选了一个极为普通的黑框镜框,顺便瞪了一眼噙着一丝不怀好意笑容的宗像。

第一次带上眼镜,架在鼻子上的重量颇有些不习惯,但是视线的确清晰了许多。

“六一节快乐,伏见君。”宗像笑吟吟道。

不提还好,一提伏见就气不打一处来,傲娇的哼了一声,扭过头不理宗像。

“哦呀,说起来在医院过儿童节的确是有些新奇。”

“还不都是你的错!”小团子怒道,软软糯糯的声音奶声奶气的,一点也没有呵斥人的气势,听起来可爱的紧。

宗像牵着伏见柔软粉嫩的小手,暗暗阻止了小团子不停摆弄眼镜的动作,“周末我们去公园踏青,去吃烧烤,看电影,逛游乐园,好么?”


“哼,”伏见高冷的应了一声,眼睛却亮晶晶的露出几分压抑不下的高兴得意,“那就姑且原谅你啦。”



end

评论(2)

热度(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