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叶果

沉迷挖坑,坑坑坑坑,慎入

【礼猿】德累斯顿森林 3

———————————————————————————————

森林里的湖泊河流都渐渐露出了干涸的河床,唯有发源地——也即和平岩的所在那里依旧水源充足,所有的动物都向和平岩进发,也因此,德累斯顿森林进入了为期短暂却珍贵的休战期,所有的动物之间和平相处。

宗像礼司带着狼群向和平岩迁徙,小狐狸蔫蔫的趴在青狼的背上。

热死了。

烈日灼烧着大地,伏见一开始还一脸傲娇的表示要自力更生,奋力迈着小短腿跟上宗像礼司,小小的身子藏在青狼修长的身体挡着阳光投下的阴影里,可惜客观事实不是以小狐狸的意志为转移的,宗像礼司那大长腿优雅闲散的慢悠悠的一步都要让小狐狸跑上好几下才能跟上,不一会儿小狐狸就呼哧呼哧的喷着热气,总是活泼过头的尾巴也老老实实的垂着没力气摇动。

宗像礼司叼起小狐狸,伏见还想反抗一下,结果颈子后的软肉一被咬,浑身软软酥酥的使不上力气,干脆乖顺的任由青狼叼着它把它放到并不算十分宽阔却极有安全感的背上。

天青色的绒毛柔软滑顺,可是还是很热。小狐狸在青狼的背上左挪右移的,倒是很放心宗像礼司不会把它摔下来。

“你要是像袋鼠一样就好了。”

钻到口袋里,冬暖夏凉的,肯定不会这么晒。在滚过青狼整个背部也找不到凉爽的地方后,小狐狸终于放弃折腾,懒懒的趴在宗像礼司身上说。

“伏见君,”青狼十分随意的开口,“我要是袋鼠的话,你要跟着我吃素么?”

“......”

正中红心,小狐狸竟然无法反驳,它郁卒的张嘴,作势愤愤的使劲咬了一口,当然——咬了一嘴毛。

繁星璀璨,白天无比嫌弃青狼皮毛的小狐狸窝在宗像礼司的怀里,灰色的毛绒球卷啊卷紧紧的靠着取暖。

宗像礼司微微屈起身体把小灰团子揽在怀里,小狐狸闷闷的问道:“森林里所有动物都会来么?”

“嗯,绝大多数都会。”

得到了肯定回答的小狐狸没继续说话,又往宗像礼司身边挪了挪,垂着耳朵,抱着自己蓬松的尾巴。

都会来么......那么它们也会来吧......

“不要害怕,”宗像礼司伏下身子,紫水晶的澄澈的眸子一眼望进全是温柔,“我会在你身边的,伏见君。”

 

它们不是最早到达和平岩的。

小狐狸一步不离的跟着青狼,水边喧闹拥挤的动物们自觉的让开了一条通路——尽管是休战期,可是天性中对待食肉动物的恐惧是不会消退的。

宗像礼司挑了块儿地势略高的地方作为狼群的暂时驻地,成员们四散开来享受冰凉的泉水,溅起的水雾洒在身上,带来久违的凉爽与舒适,一扫炎炎夏日被热气蒸腾的郁闷。

小狐狸没跟着青狼卧在石头上,而是趴在水边,喝了水之后睁着圆圆的眼睛带着好奇打量着在水中嬉戏的动物,颇有些跃跃欲试的想跟着下去玩的意味。

意外总是来得猝不及防。

不知道被谁撞了一下,小狐狸往前一载,嗷呜一声掉进了水里。

虽然大部分狐狸都会游泳,可伏见却是第一次下水,毫无防备的,小狐狸狠狠的呛了一口水,张惶不已的胡乱扑棱。

所幸宗像礼司在小狐狸掉进去的一瞬间一跃而起扑进水中,迅速的在清澈的河中把惊慌失措的小狐狸叼了上来。

伏见艰难的吐出几口水,灰色的绒毛湿漉漉的紧紧贴在小小的身子上,显得小狐狸又瘦又小,可怜兮兮的跟地里营养不良的小白菜似得,

小狐狸缓过来劲之后,抖了抖毛,水珠顺着灰毛散落,甩了宗像礼司一身,青狼好整以暇的卧在石头上看着它,小狐狸颇有些窘迫的埋着脑袋,缩成一团的趴在青狼身边。

宗像礼司伸出爪子将小狐狸翻了个个,白花花软绵绵的小肚皮朝着天空,伏见摸不着头脑的愣了一会儿,想翻身的时候却发现宗像礼司的整条前肢看似轻松的压在他身上,自己只能四脚朝天的晾着。

伏见当然不乐意,可是面对占据绝对优势的青狼,小狐狸的四只小短腿在空中蹬啊蹬的乱扑腾着,宗像礼司也只是噙着一丝笑意瞧着它,小狐狸怒了——这家伙怎么这么喜欢以大欺小!

小狐狸怒而张嘴,露出还没长成的小小的尖牙,带着十分威风的气势嗷了一声,作势去咬青狼的爪子,然后悲剧就的发现它够不到......

宗像礼司轻声笑了出来,它捡到的灰毛小狐狸真是太可爱了。

——————————————————————————————

评论(13)

热度(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