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果

沉迷挖坑,坑坑坑坑

永生之咒 1

犹豫再三还是决定走猿礼向,毕竟室长女王受也很带感嘛

梗来自洛丹大大的《赤红色之罪》

吸血鬼au

别看室长抖s女王气场一开攻的no more me

但相信我这是猿礼

——————————————————————————

冰冷的雨水自天空掉落,细细密密的织成一道水帘横亘在天地之间,万籁俱寂的深夜,这个本该无人的体育场灯火通明,炽亮的白色聚光灯将目标对准绿茵地正中的少年。

一排穿着整齐的蓝色制服佩戴西洋剑的人面色凝重的站着,与之对峙的少年也是同样的制服款式,只不过没有规规矩矩的系好,深蓝的外衣敞开,暗色马甲下白色的衬衫领口高高扬起,被雨水打湿后紧紧贴在肌肤上。

“伏见,你...还是放弃反抗吧。”

蓝色三角型方阵里,站在顶角的女人有些叹息的说出这句本该强硬的话。

伏见嘴角扯出一个讥讽的弧度,面对拥有淡金色长发的美丽女人笑了笑,右手一抖,三把泛着银光的小刀夹在苍白瘦削的指尖。

“别废话了。”

淡岛世理眼神一凛,低声下令,“全员——拔刀。”

随着一声声拔刀口令的喊出,一把把修长优美的长剑出鞘,折射出青色的寒光,竖立于身前直指天际。

伏见腰间也配着一把西洋剑,但他没打算动用,他冷笑一声,同样青色的火焰自右手掌心蔓延,附上匕首短小的剑身。

暗器意在出其不意,躲在暗处才能发挥出最大威力,淡岛世理带领的蓝衣服们极其默契的散开,三三两两的围成一个圆,将少年限制其中,很快,伏见的小刀告罄,在淡岛世理的一记发挥全力的十字斩中被打倒在地。

看着伏见被带上镣铐,淡岛世理不由微微叹息,“你这又是何必。”

“真是辛苦诸位了。”

低沉优雅如同大提琴般的声音响起,高大挺拔的男人缓缓走来。

蓝色制服妥帖的贴合在身上,繁复而低调的暗纹在光线的照射下明明灭灭的闪出银色的光辉,长长的下摆被黑夜的凄风苦雨吹拂起来,黑色的腰带扣在腰间,显出男人紧致窄瘦的腰身,悬于腰畔的天狼星收敛于带着金色纹饰的蓝色剑鞘里,金色的西洋剑柄熠熠生辉。

伏见垂着眼睛不发一言,直到男人走到他面前,下颔一紧,被男人修长而冰冷的手指捏住,被强迫的抬起,不得不看向男人精致秀丽的五官,泛着紫水晶一样冰冷的目光如刀剑一样刺到自己身上。

“闹够了么,伏见君?”

伏见阴冷在苍蓝色的眸子一闪而过,取代了之前的毫无生气,“啪”的一声少年挣脱了枷锁,电光火石之间,他抽出西洋剑,覆上青色火焰,朝离他极近的男人砍去。

男人冷冷的哼笑一声,似乎把这突如其来的全力袭击不放在眼中,他松开钳制少年下颔的手指,从容不迫的向后退了一步。

伏见一击不中,双手持剑逆势从下往上斜劈回去,意料之中的,男人微微侧身,锋利的刀刃贴着他的身子扫过,带起的风吹起男人的刘海,连一丝苍蓝色的发丝都没断。

男人避过两剑,一手负于背后,出其不意的,右手突然侵入了伏见的防御范围,骨节分明的五指扣在少年的喉咙上,一点也不费力的,从容淡定的,把少年从地上提起。

少年面色涨的通红,继而因不能呼吸而变为青白,手中的长剑无力的掉落在人造草坪上,湿润柔软的土地发出闷闷的响声,溅起一串积水。

“你真不听话啊。”

男人低声感概。

松开手指,伏见好不容易脚踏实地,他不由跪在地上,弯着腰大口喘息,不住捶着自己的胸口咳嗽。他眼睛通红的、带着仇恨的,狠狠的盯着从开始到现在没有露出一丝意外,即使战斗也优雅淡然的男人。

“宗像礼司,我迟早会杀了你。”少年喘着气冷静的把这大逆不道之语堂而皇之的宣之于口。

宗像礼司微微一笑,笔直的站在少年的面前,雨水并未沾湿他的衣裳,而是在将要落到他身子上的前一秒改变了方向,被一张看不见的屏障所挡开,过分亮堂刺目的白光折射在雨滴上,为男人周身打上一层薄薄的萤光。

“谨记在心。”

伏见闭了闭眼睛,似乎是接受了失败,下一秒,少年从地上窜起,藏在身上最后的小刀小指尖和暗青火焰融为一体,在雨幕中拖曳出一道凄美决绝的光线,带着不可阻挡的气势划向宗像礼司。

宗像礼司没有抬手格挡,他稍一侧步,右手顺势在伏见腰后一按,少年去势难止的向前栽倒,触地的瞬间伏见抱起胳膊就地一滚,拾起地上属于自己的西洋剑,一剑柱地止住身子,慢慢站起来。

“哦呀。”男人扶了扶挡在紫罗兰眼眸前的銀框眼镜,透明的玻璃反射出白光,让人瞧不清楚男人眼眸里真实的神色。

伏见抢上前去,先发制人,不断的向男人身上的要害刺出长剑,青色的火焰在空中迸射出星星点点散落,宗像礼司闪避了几次后伸手解下腰间的长剑,并没有出鞘,深蓝带有金色纹章的剑鞘在挡开少年的一次攻击后,刺向门户大开的少年的腹部。

“唔——”伏见退后一步,身子晃了几晃,终于还是稳不住的跪下去,他一剑支地,左手按在腹上,压抑的喘息。

宗像礼司拿着未出鞘的天狼星,左手横在腰后,好整以暇的,笑着看他。

少年啧了一声,然后抹了抹嘴角,手上用力撑起身子向男人再次发起挑战。

男人紫罗兰的眸子一缩,侧身抬起右手,天狼星狠狠的打在少年持剑的右手手腕,没有犹豫的,毫无间隔的,宗像礼司顺着力道用天狼星在伏见的背上留下沉重的一击。

伏见几乎是和自己的西洋剑一起摔倒在地上的,溅起的水花沾上了少年的黑框眼镜,眼前一片雾蒙蒙的看不清情况。

随即,男人压着少年的右臂踩在他纤细的腰上,宗像礼司俯下身子,劲瘦有力的腰线折出一个不可思议的弧度,左手按着少年不服输的脑袋,然后撩起伏见湿漉漉的贴在耳畔的黑发,在他耳边低语,

“用我教你的东西对付我,我是不是要夸你学以致用,伏见君。”

伏见灰蓝色的眼珠侧向一边,咬着牙沉默不语。

冰冷的手指稍稍用力的一按,把少年压在地上,男人直起身子,挺拔匀称的身姿宛如中世纪哥特式建筑,矜贵高傲的直指上帝的住所。

“把他带回去。”

 ————————————tbc————————————

发现了个bug,伏西米没有赤炎来着,全改为青炎

评论(11)

热度(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