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果

沉迷挖坑,坑坑坑坑

【礼猿】德累斯顿森林

私设动物化

ooc预警

突如其来的脑洞,应该也许有后续

———————————————————————————

六月盛夏的天气,碧空如洗,微微的热风在穿过层层叠叠的碧绿的树叶之海后带上了几分清凉。宗像礼司趴在巨大的橡树下睡觉,古老的橡树有着复杂繁茂的枝叶,在天空中支撑起一把苍劲鲜绿的伞,遮挡了肆虐而毫无克制的骄阳,留下一方温和凉爽的阴影。

阳光透过树叶的缝隙照在宗像礼司的身上,斑驳的光点在青色的皮毛上晃动,如同大自然的画家在随意的创作一幅画作,来去无踪,不留痕迹。

宗像礼司睁开了眼,紫色的眸子警觉的扫了扫四周,然后站起来,闲庭信步一样的,从容不迫的走着,修长优美的身形舒展着,劲瘦有力的四肢富有规律的迈开,阳光顺着青狼流线型的脊背画出闪耀的金色光点。

停在一棵垂死的柳树下,本应青翠而柔顺的柳枝干巴巴的垂着,寂寂寥寥的只有几个干枯破碎的叶子挂在上面,树下是一片错综复杂的藤蔓和一层厚厚的腐枝烂叶。

宗像礼司小心的用前蹄扒开一个小角,果然——

一只灰色的瘦弱的小狐狸蜷缩在那里,藏在阳光无法触及的,被失去养分而死去的枝叶重重遮挡的地下。

宗像礼司轻柔的把小狐狸叼了出来,

 小狐狸紧紧闭着眼睛,长长的睫毛颤抖着,颈后的软肉被宗像礼司叼着,小狐狸不自觉的把尾巴翘在身前保持平衡,灰色毛茸茸的尾巴蓬松的挡在身前,远远看去仿佛是咬了一只圆圆的灰色小球。

宗像礼司把小灰狐狸带回驻地,小狐狸还是没有任何反应,小小的身子卷起来,脑袋趴在自己柔软的肚皮上,大而蓬松的尾巴向前卷起,包裹着自己的身子。

青狼靠近它,温热的呼吸喷在小狐狸身上,湿润的鼻子拱了拱它,青狼伸出舌头舔舐着小狐狸脖子下的一处伤口。那道伤已经结痂,可又被小狐狸自己挠的皮开肉绽——从小狐狸左前爪上的血丝能看出来,黑褐色的结痂和粉红色的嫩肉长在一起,看上去可怖又可怜。

“想吃我就快点。”小狐狸睁开眼睛,湛蓝色的眸子灰灰暗暗的,自暴自弃的开口说了第一句话。

 它意识一直清醒着,本以为会被这只爱管闲事喜欢从地下刨东西的狼吃掉,谁知被那家伙叼了一路,还给它舔舐伤口。

明明都已经抛弃了这个世界了……明明对任何温暖都没有希望了……为什么在这时候给予自己求而不得得而复失的东西?

小狐狸深深的埋在尾巴下面,浑身散发着“别理我”的气息。

然而世上总有不长眼的动物,或者它故意视而不见,宗像礼司显然就是其中之一。

宗像礼司笑了笑,温暖的吐息喷在小狐狸身上,透过灰色的软毛挠的它痒痒的,小狐狸动了动尾巴怕打。

“你太小了。”青狼低沉的声音微微发震,它卧下来,身子压在小狐狸身上,把小狐狸圈在自己柔软的青色皮毛之中,“要吃……也要等你长大了。” 

 宗像礼司小心翼翼的控制着力度,只拿自己柔软的侧腹压着它,“我是宗像礼司,你叫什么?”

小狐狸被压的动弹不得,气呼呼的拿自己的尾巴抽着这个无耻的以大欺小的青狼,半晌,小狐狸败下阵来,耳朵都耷拉下来,闷闷的说道:“我叫伏见猿比古。” 

——————————————————————————

评论(12)

热度(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