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果

沉迷挖坑,坑坑坑坑

【礼猿】平行世界 6

写在前面的话:

lo主死回来了(天使们有没有想我好吧我知道没有)

依旧流水账日常

ooc预警

关于仁希的描写基本照抄lsw仁希出场

———————————————————————————————

伏见不对劲。


宗像悠然的装着课本,和周围的同学告别后走出教室。


少年一个人在林荫道上走着,不同于其他同龄人一起,三五成群,嬉戏打闹。

 

伏见这几天总是心神不宁,不时的神游天外发呆,问他怎么了也支支吾吾的敷衍过去。今早还一反常态的没留宗像,精确一点,何止没留,直接以“天气要变凉了宗像回去拿些厚衣服”的理由把他赶回家里。

 

宗像长长的叹了口气,果然还是不能放着那孩子不管啊。

 

 

伏见仁希回到别墅时,感受到了一分不寻常的气息。

 

他在大房子里像是漫无目的兜兜转转,二楼第一间果不其然的如他所料的反锁着——哈,小猴子学乖了。

 

拐进厨房,巨大的空间和完备的设施用后厨形容也不过分,仁希看也不看的随手捞出一个锅,倒进去一碗水,打开天然气开关,任由水烧干散发出难闻的烧焦气味。

 

到底是哪里不一样了呢,仁希歪着脑袋想,嘛,算了,管他有什么不一样,反正终究是无趣的,该把小猴子揪下来了。

 

宗像拧开门先是闻见了厨房灾难的味道,然后才看见仁希。

 

跟伏见同样质感的头发梳向一侧,用发胶之类的固定住,样子十分有型,好像有种闪闪发光的帅气感飘散出来似地。两边的耳垂上有若干耳洞。有些显旧的半开领衬衫旁叮叮当当挂着些银饰,下面穿着一条故意做旧的黑色牛仔裤,脚下穿了双尖头皮靴。

 

“你是谁?哪来的小孩儿?”

 

宗像微不可查的皱了皱眉,这男人的语气奇奇怪怪,打比方的话,就像是坏掉的汽车,零散破旧的零件吱吱呀呀的响着,让宗像有种想把他扔进修理厂的冲动。

 

“想必您就是伏见君的父亲了。在下宗像礼司。”虽然不想承认,但从相似的五官能推断出眼前吊儿郎当的男人与伏见的关系。

 

“哈?宗像?没听过啊,是小猴子的学长?”仁希摸着下巴问道。

 

“可以这么说。”

 

“你——”仁希突然笑起来,“看上去你是个好学生啊。”

 

“不敢当。”

 

“在学校很孤独吧,过于出众的孩子一向被同学孤立,更何况像你这样早熟的,”仁希不知从哪拿出一个魔方来,单手熟练的转动,看也不看一眼,“不管什么时代都有这种永不过时却无聊之极的把戏存在啊。”

 

与其宗像的反应没有如他预料,不如说宗像毫无反应,少年只是挺拔的站在那里,毫无情绪波动的、冷静的看着他。

 

真是无趣的学生。


“嘿,我们家猴子把好好学生的模范学长丢在这自己跑哪了?喂——,猿比古?”没收到想象中宗像的反应,仁希毫不在意露出笑容,迈开脚步,扯开嗓子叫道。

 

“我知道你在这,”一边轻巧的走着,一边将手作成喇叭状,“你要是不出来我就只能和你的学长交流感想了哦。”

 

砰的一声,二楼传来门板撞在墙壁上的声音。

伴随着雷鸣般的声响,伏见跑下楼。在跑到最后的几阶台阶时甚至因为太急踩空的危险一跃而下,几乎坐着在一楼落地,宗像赶忙迎上去护着冲下来的团子,但他被伏见一把推开,伏见肩膀一上一下的喘着气,眼睛红红的瞪着宗像,

 

“你——你来干什么,我不是让你回去了么,你快回去!”

 

“真轻松,一激你就出来了!”看着少年和孩子的互动,男人好像十分开心的笑了。

 

伏见咬着牙,倔强的抬起头和男人对峙着——虽然把对峙这个词用在一个7岁的孩子身上有些可笑,伏见的身子微微发抖,但毫不服软的站在宗像前面,冷冷的盯着仁希。

 

仁希毫无顾忌的笑着,对伏见道:“你上次不是很喜欢魔方么,我这次给你带了个新的。”仁希惨白的手指将魔方打乱再恢复,“小猴子还要不要试试?”虽然是问句,却在下一刻把魔方捏个粉碎。

 

“哎呀,怎么这么脆弱,真是无趣啊。”仁希轻松的笑着。

 

“够了。”

 

宗像向前踏出半步,侧身挡住团子。

 

“怎么,你有兴趣?”看着眼前没有表情的少年,仁希轻佻一笑,“你知道俄罗斯转盘么,”没等少年反应,仁希突然拿出什么东西扔向宗像。

 

“......”一个没点燃的小烟花砸在宗像衣服上反弹落地。

 

“哈哈,这是被潮气浸染的烟花哦,下一次可就不一定能不能点燃了。”

 

“你住口!”尖细的声音打断了仁希的话,伏见又急又怕,气的几乎要哭出来了,可还是硬撑着站在宗像身边。

 

宗像拂了拂被烟花弹上的衣衫,冷冷的开口:“阁下也不过如此。”

 

“哈?”

 

“阁下肆无忌惮的践踏着伏见君的世界不过是因为,伏见君无力反抗也无法反抗,嘴上说着无趣却毁掉伏见君认为有趣的事物,阁下不过是个恃强凌弱的懦夫罢了。”

 

宗像紫水晶的眼眸毫不避讳的直视仁希,“看不起这世界却不去改变,反而把自己的快乐建立的他人的痛苦上,不,所谓他人,恐怕只有伏见君这些对你来说弱小而无威胁的人吧。”

 

“说的是呢,”仁希的笑容僵在脸上,但很快又扬起了一个毫不掩饰的恶质的笑来,“那么你觉得你对我来说,是哪种存在呢,宗像君——”

 

宗像笑了,“我从不做无意义的工作,而猜测阁下这种对社会毫无益处反而处处妨碍他人生活之人的心理并无意义。”

 

“哈,原来你把自己当做那什么——高高在上审判他人的存在么?嘿,我可是对你突然有了兴趣呢。”

 

宗像俯身抱起伏见,那孩子在他怀里发颤,湛蓝的眼睛里水汪汪的,却咬牙不许它们掉落,小小的胸膛一抽一抽。

 

他转身上楼,在楼梯间回头,没有转身,居高临下地,少年微微扬起下颔,削薄的唇划出高傲的意味,“阁下尽可放马过来。”

 

仁希突然放声大笑,“你真是——有趣,小猴子,你从哪找到这么有趣的人哪。”一脚踢开装饰华丽却无人打理而破旧斑驳的大门,仁希离开了别墅。

 

“宗像礼司,我会记住你的。至于小猴子,我会一直看着你的——”扭曲的音调消散在空气中。


—————————————tbc——————————————

总觉得室长vs仁希怎么写怎么感觉不到位,果然还是水平有限【土下座】


评论(8)

热度(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