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果

沉迷挖坑,坑坑坑坑

【礼猿】平行世界 3

写在前面的话:

我觉得自己写的日常好无聊ORZ

ooc预警

无聊的流水账预警

没有大纲自我放飞想到什么写什么(装死)

——————————————————————————————

伏见醒的时候,身侧已经空了。

 

不知道是宗像给的药比较强效还是休息的好的缘故,伏见起来的时候烧已经退了,身体也没什么不适。伏见坐起来盯着还有皱折的床单发了一会儿呆,然后突然掀开被子跑下去。

 

宗像正要上楼叫醒小团子,在楼梯间被匆匆冲下来的伏见撞了个趔趄,虽说团子只有7岁,身高也才到他腰间,可这一下冲力一点也不小,要不是宗像反应迅速的抓住了扶手,只怕自己要被撞倒也说不定。

 

作为冲击来源的伏见就没宗像这么好的定力了,一下跌倒坐在楼梯上。

 

宗像连忙扶起小团子,上上下下检查了一遍有没有磕伤摔着哪没有。

 

“怎么这么着急?出了什么事?”

 

宗像给赤着脚的孩子套上拖鞋,拿出伏见的小学生校服帮他穿好,孩子眼中的惊慌才渐渐沉静下来。伏见轻轻拽着少年的衬衣袖口,低着头,“我以为你走了。”

 

看着比昨天坦率许多的团子,宗像一边拿着梳子顺毛一边问道:“怎么会,我只是去准备早餐了,一会儿去送伏见君上学。”

 

伏见皱皱眉,看上去对上学似乎有些抗拒,宗像又道:“不上学可不是学生该做的事,晚上我回去接伏见君回来的,”说到这,少年笑了笑,无端显出几分狡黠,“我还不知道伏见君在哪上学呢。”

 

吃下少年晚上接回家的糖衣,伏见低低的“嗯”了一声当做同意。

 

无聊——伏见在课上一边在白纸上写写画画一边想,数学也好,国文也好,都在伏见看过书后失去了兴趣,倒不是因为看不懂,相反的,伏见是个天资聪颖,甚至在某些方面称得上天才的孩子,但他只是跟着学习进度,不超前也不落后,每天用一点时间跟上大众水平之后就开始无所事事。

 

无聊的学生,无聊的上课,伏见忍不住拿出自己的终端——学生的终端是学校统一配发的,在上课时间处于锁死状态,信息电话什么的都不能接收发送,更不要提消遣娱乐了。

 

伏见打开终端,看着屏幕亮了起来,嘴角挂上一抹得意的笑,他在手机上加上了自己编的程序,在学校角度看叫做病毒,绕开了学校编入的防火墙,随时都可以开机使用。

 

灵活的手指在屏幕上指指戳戳,在发送的页面上犹豫了一会儿,最终点了确定,然后就对着终端开始发呆。

 

“嗡嗡”终端不负众望的震动起来,点开信息。

 

“上课还能使用终端,可真不听话呢,伏见君。”

 

明明自己也在使用,伏见心里唾弃了一下这个双标的“大人”,继续发信息。

 

“明明你也在用。”

 

“我已经上国中了,终端上可没有禁止程序。伏见君是怎么用的?买了新的终端?”

 

伏见微微笑了下,你也有猜错的时候。

 

“学校的程序漏洞百出,我加入了自己写的就可以了。”

 

“哦呀,这可真了不起。”

 

伏见打字的手指停在小键盘上。第一次有人对自己说了不起呢。

 

伏见抬眼看向窗外,经过一场大雨,恼人的蝉鸣日渐微弱,灼热的气温也逐步退却,微风裹挟着凉爽的气息吹入教室,金灿灿的阳光也不甘落后洒进来,为教室镀上一层温暖的氛围。

 

一手托腮,另一只手转着笔,细长的圆珠笔在小小的手掌上旋转,无视课间同学们的嬉戏喧闹,伏见安安静静的呆在自己的小世界里等待着放学。

 

随着最后一节课的铃声响起,伏见长长的呼出口气,合上计算机编程的书,拎着书包在铃声落地时走出教室。

 

宗像在小学门口等他。

 

少年站在那里,像一棵青翠的初生的白杨,虽然暂时还不是参天大树,但挺拔的气质已脱颖而出,在一群等着接孩子的家长和三五成群结伴回家的孩子们中间,显得尤为突出。

 

宗像右手拎着书包,左手牵着团子,正要离开,被一个温和的男声打断。

 

“请等一下,”夹着厚厚的一摞书的青年男人站在他们身后,对着宗像问道:“你是伏见的家人么?”

 

伏见一僵,这是他的班主任——铃木良彦,一个刚来教学的新老师,伏见的班级是他第一次带班做班主任。

 

“铃木老师好。”团子乖乖的开口打招呼,纵然心里不情愿,但是铃木算得上是负责的老师了,就是有点管得太多神烦,更何况宗像在身边,几乎是下意识的,伏见不想让自己在宗像心中的形象往坏的方向移动。

 

面对铃木老师的疑问,宗像没有承认也没有否认,他露出一个礼貌的微笑,礼数周全的回答:“您一定是猿比古的班主任了,我是来接猿比古回家的。”

 

铃木老师对宗像点点头,说,“我是伏见的班主任,伏见的家长从没参加过家长会,联系方式也总是占线,”说到这里,青年老师不禁皱了皱眉,露出一个不以为然的表情,“这样对一个孩子不管不问,可不是什么正常的负责家长行为啊。”

 

感到被自己握在手中的细小指头开始变的冰凉,宗像安慰的轻轻捏了捏,他对铃木老师恭敬的说:“家父一向对在下实行极少干预的管教方式,没想到会造成这样的误会。”

 

宗像松开牵着伏见的手,拿出纸笔写下一串数字,双手递给铃木,“这是在下的联系方式,以后猿比古的事情还请您多多指教。”

 

铃木接过写着宗像电话的纸片,心里对少年周全的举止点了点头,他将号码输入终端,“你是伏见的哥哥吧?还未请教你的名字?”

 

“礼司,”宗像微微一笑,“我名礼司。”

 

告别铃木之后,宗像牵着团子的手在沿着回家的路漫步,小团子抿着嘴不发一言,宗像耐心极好,也不找话题,就这么晃晃悠悠的带着团子溜达一样的悠闲走着。

 

到底姜还是老的辣,伏见忍不住开口,软软的控诉道:“你坏心眼。”

 

“哦呀,我可没有做什么坏事,连撒谎都没有呢。”

 

“你、你故意让铃木老师认为你是我哥哥。”圆圆的眼睛瞪着他。

 

“伏见君不喜欢我么?”宗像停下脚步,直直的望着伏见的眼睛,紫罗兰的眸子让人情不自禁的沉溺其中。

 

“没——没有不喜欢。”团子被坏心眼的少年打败。

 

“那么——”宗像淡淡一笑,“这就没问题了。”

 

温暖的夕阳在地上投下一大一小的的影子,相依远去。

——————————————tbc———————————————

五一过了就开始一堆课要考试,大概不能像之前一天一篇了【土下座】

假如室长和伏见仁希见面(?),小天使们都有什么想法呢,打滚求评论意见批评建议脑洞(星星眼)

评论(5)

热度(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