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果

沉迷挖坑,坑坑坑坑

【意绮】团子养成计划

我爱团子发自真心

私设如山,ooc

含双秀



苦境一向是病毒多发地,且正道先天们的抵抗力和武力成反比,比如失忆病毒、跳反病毒、入魔病毒,黑化病毒等等等等。

最近又新出现了一种奇特的病毒,波及广泛,中招随机,连退隐的人都不放过。

真是令人发指。

俗话说的好,有困难,找素还真——于是倦收天带着小小小号原无乡从中阴界启程,跨越千山万水,来到翠华山下。

原无乡揪了揪柔顺的拂尘毛毛,对上倦收天垂下的眼睛,道:“倦收天,我饿啦。”

倦收天点头,“好,你想吃什么?”

原无乡想了想,说:“随你就好。”

倦收天弯腰抱起小少年,神色很是正经,说:“离这有点远,这样快一些。”

山脚下有一间茶肆。

茶肆里有一个熟悉的身影。

倦收天:“意琦行?”

那人侧过身,露出一张端正俊朗的面容,霜眉凛冽,湛眸清冷,本来是很有气势的,可惜被他怀里那只毛茸茸的白团子破坏了。

两人对视一眼。

原来你家原无乡/绮罗生也中招了啊。

倦收天抱着原无乡坐在意琦行对面,心里有些惋惜、面上丝毫不显的把害羞的原无乡放在座位上,对意琦行问道:“素还真有什么办法吗?”

意琦行:“素还真不在。”

倦收天:“......莫非他也?”

意琦行微一摇头,“吾不知,但屈仕途说这种情况并无大碍,随着记忆慢慢恢复,身体也随之长大。”

他忽然轻轻的“嗯”了一声,垂眸望向团子。

团子似乎不满这人注意力转移到旁人身上,绕了一缕银灰长发往下拽了拽,圆圆白白的手指藏在发间,愈发显得圆润可爱。

绮罗生可比原无乡小多了,约莫两三岁的样子,白瓷娃娃似得偎在意琦行怀里,见意琦行看向自己,团子细长的眼睛愈发眯成了一弯月牙,奶声奶气地道:“意...琦......意大剑宿!”

无论是乱改自己名号的白衣沽酒,还是软糯糯唤着剑宿的白团子,都是一以贯之的不爱称他姓名啊。

意琦行也不解开被他抓着玩的鬓发,轻声应了下,纠正道:“是意琦行。”

倦收天悄悄的瞟了一眼原无乡,不免生出一丝丝的遗憾——他与原无乡幼时于道真相识,原团子没几天就长大成了小少年,不能肆无忌惮地亲亲抱抱举高高了。

倦收天撕了一块烧饼,有点羡慕意琦行。

少年端端正正地坐在位置上,捧着茶碗小口啜饮,他的面容颇有几分成年后的神采,乌溜溜的眼瞳好像卧在纯澈水中的两颗宝石,好奇地打量着对面两人。

团子察觉到落在自己身上的视线,在意琦行膝上转过来身子,对原无乡眨眨眼,脆生生地问:“你是谁?”

原无乡道:“道真弟子,唔——”他顿了顿,看了身旁金光灿灿的倦收天一眼,笑着说,“我是他的同修,你也是意先生的同修吗?”

绮罗生歪歪小脑袋,“同修是什么?”

原无乡道:“就是一起长大,一起修炼,永远不会分开的人。”

绮罗生瞅瞅边上的倦收天,疑惑道:“可他比你大好多呀。”

不,其实你同修才是真·大你很多。

小当家陷入沉思,其实他自己也不清楚怎么回事,只是倦收天说了无妨,他便没什么可担心的,但又怎么跟团子解释呢?

倦收天瞟了意琦行一眼,对团子意味深长道:“有时候外表不能信的。”

绮罗生懵懂的看了看他,又往意琦行怀里一撞,问:“同修?”

意琦行颔首道:“自然,你我是同修。”

绮罗生点点头,额前的一撮小卷毛晃啊晃的。

他抓住意琦行的襟袖,慢悠悠地蹭着往上爬,目标似乎是那人繁复的发髻。

意琦行以为他想玩自己的发饰,毕竟亮晶晶、圆滚滚的装饰对孩童的吸引力一向不小,他微微垂首,将离着团子的小手最近的一颗蓝宝石摘了下来,绮罗生笑眯眯的接过来,然后再接再厉,继续攀爬高峰。

团子每接近一颗,意琦行就摘下一颗,宝石摘完了,还有玉环,玉环解完了,还有发簪......

绮罗生早就抱不住这累累硕果,发饰从他手中落在意琦行衣袍上,再滚在地上,发出清脆的声响,地上一堆金的银的玉的玛瑙的裴翠的饰品,时不时折射出七彩光晕,煞是好看。

随着最后一根挽发的金簪被摘下,意琦行那繁复华丽的发髻也返璞归真,银发披散几欲委地,隐隐光华流转,仿佛是从天幕流霞中裁下的一段银辉。

绮罗生左瞧瞧,右看看,满意的点点头——这才对嘛,有发冠的和有发冠的在一起,散发和散发的在一起。

他蹭了蹭意琦行,“吧唧”在他脸颊亲了一口。

意琦行蓦地脸红了,他肤色本就白的异于常人,红也红的愈发明显,团子“咦”了一声,凑上去摸摸被他亲的地方。

意琦行轻咳一声,手臂降低了几分,阻止了团子的意图。

只见剑宿神色淡然,冷静且端庄地对倦收天说:“吾有事先行一步,再会。”

意琦行带着团子飘然而去。

原无乡道:“他是不是害羞了?”

倦收天道:“大概是吧。”

 


评论(5)

热度(5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