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果

沉迷挖坑,坑坑坑坑

【卫聂】团圆

元宵节贺

此心归处系列

短,微量凤跖


卫庄坐在办公桌前,桌上放着一台打开的电脑,骨节分明的手指在触屏上有一搭没一搭的划着,颇为漫不经意的审阅着各类信件。

虽说今天是工作日,但大老板显然并不在公司,穿的一身休闲在家里偷懒,窗外阳光明媚,洒进室内照的亮堂堂,卫庄靠在椅背上,不叔不扎的银发垂下,一派闲适懒散的作风。

接起通话,是白凤报告任务:“收购天成传媒的事已经安排好了,资料我晚些发给你。”

细微风声从电话里传来,夹杂了些许行人和车辆的声响,卫庄大约是太闲了,一反往常雷厉风行只谈公事的风格,说:“你还在外面?”

白凤如临大敌,简短答道:“办完事在回公司的路上。”

然后他的队友和他并不默契,盗跖的声音高调抢戏:“你戳那儿干嘛呢,赶紧过来提东西,不然晚上汤圆没你的份儿。”

白凤:“......”

卫庄:“哦?”

白凤冷静道:“我手上的事都处理完了,”他试图强行转折的抛出另一话题,“董事会的那帮老头对你最近颇有微词,认为你在涉及娱乐传媒的部分太独断了。”

卫庄冷哼:“夏虫不可语冰。”

卫庄结束通话,信箱里是董事会几位元老的联名信,他点都懒得点开,举起杯子喝了口水,眼风一扫,在缓慢滚动的信息槽里瞟见了某位经理搞得墨门年后聚会计划。

正月十五,不就是今天吗?

卫庄面色一沉,合着盖聂今天去墨门是要参加这个?

卫庄不爽的时候,他会让别人更不爽。

卫庄闲的时候,他会让别人更忙。

赤练姑娘不幸躺枪,看着手机屏幕上的名字,她强作镇定的洗了洗手,临危不惧的接起了电话:“老板?”

卫庄的声音冷飕飕的:“你在墨门。”

赤练坦白从宽:“是的,在一起包汤圆。”然而机智的她怎么没有下文,“盖先生提早离开了,并没有留下来。”

卫庄:“哦。”

风雪似乎过去了,赤练大胆提议:“今天元宵节,老板要不要也包......买点元宵?”

卫庄挂了电话,屏幕上映现出男人英俊凌厉的五官,银眉微蹙,似在沉思。

 

卫庄家一向烟火不染、仿佛摆设的厨房,在今天终于拾起了它的功能。

大理石台面上摆着一盆糯米粉,一盆黑芝麻花生馅儿,笔电窝在一旁,亮莹莹的屏幕上是做手工汤圆的步骤,卫庄卷着袖子,有些不耐地等着灶台上的水烧开。

在n次尝试后,白衣白发连脸都白了的男人破门而出,如果忽视掉他眉眼间的某些白点,的确是威势赫赫,颇具王者风范。

三分钟后,洗干净了的卫庄又杀气腾腾的杀了回来,厨房门“啪”的关上,连地板都震了震。

盖聂回来,从门上的透明窗里瞥见厨房里白影纷纷,默默的将手上提的元宵塞进冰箱,换了衣服,才推门进入,但见一片白茫茫,连卫庄的肤色都白了好几个度。

盖聂:“小庄,你是在做汤圆?”

“不然呢?”卫庄白他一眼,没好气道:“你早来晚来,偏偏这时候回来,真不会掐点。”

盖聂也不生气,伸手帮他挽好半垂的袖口,又拿出一根皮筋将那袭染霜银发绑好,往卫庄身旁一站,丝毫帮忙的意思也没有,他说:“现在不也正好?”

卫庄“哼”了一声,继续低头干活。

搓圆挖空填馅料,然后收口揉成团,盖聂端着盘子将包好的团子放好,白花花圆滚滚的填满了好几个盘子。

馅料见底,卫庄长吁一口气,洗了洗手对盖聂道:“后续收拾归你,”他看了看狼藉的台面,又改口说,“放着请家政也行。”

盖聂笑了笑,推他出去,“你去换身衣服,这里交给我。”

卫庄嫌弃满身面粉,干脆简单的冲了个澡,再出来时就见餐桌上摆着三碟家常炒菜,几只汤圆在碗里盛着,从来只是装饰的烛台上点了蜡烛。

盖聂拿出两只酒杯,手腕轻点,散发着醇香的红色液体在杯底流转,一杯不动,另一杯推到卫庄面前。

卫庄落座,接过酒杯抿了一口,挑眉道:“不解风情的师哥今天怎么改性了?”

盖聂说:“非是不解风情,只是对着不同的人。”

轻微的一声清响,是卫庄不小心用牙磕着了玻璃杯沿,他稳了稳跳的欢快的心脏,银色眸子紧紧望着盖聂,唇边一挑:“是么,那就证明给我看吧。”


end

评论(6)

热度(1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