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果

沉迷挖坑,坑坑坑坑

明月逐人来 4

六魂恐咒?阴阳宫一向神出鬼没,在江湖上特立独行,竟然也搀和进来了?

众人还在惊疑不定,却听燕丹道:“盖先生好眼力。”

卫庄朝盖聂微一挑眉,盖聂却并不看他。

大铁锤愤愤道:“要不是巨子中咒在前,怎么会被你所伤?”

卫庄道:“那你是想替他上场了?”

大铁锤性子急躁,最受不得激将,登时抽出背在身后的雷神锤就要扑上,高渐离拦住他,只见水寒剑上冰花凝结,冷意森森。

高渐离冷声道:“卫庄,你的对手是我。”他又转头对盖聂道:“这是墨门于流沙的恩怨,还请盖先生置身事外。”

卫庄冷笑,沉声道:“不知死活。”

盖聂皱了皱眉,按住了卫庄持剑的右手,他微微上前,恰好挡在卫庄与墨门众人之间,只听他淡淡的道:“如在下所记不差,燕盟主已在江湖上说过,只要卫庄肯来,就将旧怨一笔勾销。”

卫庄低低的“哼”了一声,悻悻的松开手,剑鞘中的妖剑安静下来。

高渐离眼瞳一缩,利箭似得目光射在盖聂的身上,半晌,他垂下剑尖,缓缓道:“不错。”

“卫庄暗中勾结阴阳宫暗算燕盟主,这难道也算旧怨?”田仲高声问道。

他话一出口,墨门众人看向卫庄的眼神顿时带上了仇恨,前任巨子六指黑侠死于卫庄之手,现任巨子燕丹有被他暗算命不久矣,简直是血海深仇。

田仲振臂一呼:“燕盟主说不计较旧怨,咱们可没说,流沙横行江湖,多少武林同道不明不白的死在他卫庄手里,为江湖除害,何须拘泥于小节。”

卫庄负手而立,游目环顾,那些群情激奋的侠士们无一敢与他视线相接,他收回视线,全然不把田仲放在眼里。

卫庄轻飘飘的扫了一眼田虎,似在看一只跳梁小丑:“你是想取代燕丹?”

田虎道:“这是白道武林的事,与你何干?”

他故意拿着一只眼斜视卫庄,双手负在背后,仰头作出不屑的样子,动作倒是有些像卫庄,可惜气质就远远不如,倒成了画虎不成反类犬。

他话说的直白,话里话外不把燕丹放在眼里,好像他已经武林盟主的位置收入彀中,当即就有不少人皱眉摇头,对田虎和农家生出不满起来。

燕丹忽然道:“燕某愧对诸位武林同道,”他艰难的站起来,对盖聂折身下拜,郑重道,“请盖先生接任盟主,带领我武林正道渡过难关。”

卫庄冷冷的盯着燕丹,心中恨不得把这伪君子千刀万剐。

盖聂尚且沉吟不语,田虎急忙插话道:“盖聂和卫庄纠缠不清,怎么能让他统领武林!”

卫庄冷笑道:“看来你是把盟主这位子当自己的私产了。”

盖聂微不可察的看了卫庄一眼,旋即对燕丹道:“武林盟主乃是公职,向来由武林公推选出,恕盖某不能从命。”

燕丹心中叹息,在场诸人,在武功上没有能胜过卫庄的,而盖聂不愿出手,一心维护卫庄,只怕白道所定的武林大计就要付之东流了。

卫庄慢慢笑道:“燕盟主,你还想怎么比,就直说罢。”

田虎不待燕丹说话,抢白道:“魔头休要嚣张,我农家十万弟子可不是摆设!”

他说话之时,手在背后摆了两下,一灰袍人当中跃出,在空中挺剑直刺,这一下兔起鹤落十分迅疾,田虎话音落地之时那灰袍人的剑锋已然迫近。

卫庄若避开,身后的盖聂就完全暴露在这一击之下,若盖聂出剑还手,就是白道自相残杀,流传出去只怕白道武林的脸再也抬不起来了。在场的有识之士心中对田虎不免生出不满,然而箭已出弦,他们只能期盼卫庄不闪不避的迎击。

卫庄一声冷笑,同时是一声金石交击的脆响,他竟然在电光火石之间回身迎击,鲨齿的剑齿将灰袍人的剑死死卡主,进退维谷,只能跟卫庄硬拼内力。

盖聂呢?盖聂已然退出了战场,他好似一抹流云,悄无声息的乘风飘至另一侧。

卫庄内劲一吐,生生的拗断了灰袍人的长剑,将灰袍人震飞出去,即刻反手将鲨齿负于背后,抵住了随即而来的虎魄。

白道群雄不由松了一口气,不少人甚至低声喝彩——田虎偷袭委实过分,他作风又如此粗鲁莽撞,目中无人,在场众人十亭中有九亭反倒暗暗存了让卫庄教训他一顿的心思。

田虎用力一撑,借力一跃,他身在半空,背后隐隐有龙虎之形,大有猛虎下山的气势,向卫庄劈下。

卫庄眼眸一沉,内劲贯入鲨齿,妖剑登时红光大盛,他有意显露武功震慑白道武林,那红光凄迷妖艳,凛凛杀伐之威逼的众人不寒而栗,卫庄反手一劈,只听“咔”的一声,排名第十二的虎魄剑断成两截,跌落在地。

说的繁复,其实这几招急如星火,众人只觉人影闪了几闪,剑光明暗几下,不少使剑的人还沉浸在卫庄那风驰电卷的剑招当中。

盖聂突然沉声唤道:“小庄!”

鲨齿的剑尖停在田虎喉咙前一寸,田虎只觉冷气刺骨,连话都说不出来了。

“世人皆是愚昧不堪,随波逐流,”卫庄冷声道:“这人先前是如何中伤你的,你还要保护这群废物?”

盖聂轻轻摇头:“你为解决纷争而来,不是为了挑起纷争。”

卫庄沉默片刻,却是慢慢笑了,他转身凝视盖聂,银蓝色的眸子里流光熠熠。

“你错了,”他说,“我为你而来。”


tbc


小庄打田虎那里我可是有根据的,前两天摸鱼看第二部,小庄打小高那里,小庄两剑震飞小高,第三剑挑飞水寒,第四剑把小高从天上打回地上还退了好远,第五剑第六剑小高一直后退,之后就雪女召唤小高回去了。对比第五部残蓝小高还能肘击田虎下巴把他怼回岸上,田虎的武功虚高,对上二部的小庄只有被秒的命。所以玄机你是不是削弱了纵横的战力,尤其是小庄的【。

评论(19)

热度(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