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叶果

沉迷挖坑,坑坑坑坑,慎入

明月逐人来 3

“燕某来迟,诸位海涵——”

武林盟主,墨门巨子。

燕丹带着斗笠,穿着一件样式普通的蓝衣劲装。他抬眼四顾,最终将视线定在与卫庄并肩而立的盖聂身上,拱手道:“盖先生莅临,燕某不胜荣幸,也是武林正道的大幸。”

盖聂抬手回礼,有礼却也疏离的道:“燕盟主言过了,”他侧身,略略退后一步,将身为另一方的主人卫庄让出来,“若今日大会能弥合黑白两道,武林休养生息,的确是一件幸事。”

燕丹目光一肃,对卫庄道:“盖先生说的不错,今天武林同道前来,是为消弭争端,卫先生却先行出手伤人,未免有些说不过去。”

卫庄斜睨了他一眼,冷冷一笑,并不言语。

众人见他如此高傲,不由心中恼怒,立时又嗡嗡的嘈杂起来。

盖聂淡淡的道:“此人背后恶意中伤流沙在先。”

未等燕丹出言,卫庄在抓来的那人腰后一踢,也未见得如何用力,仿佛只是信手拈来,那彪形大汉就直直的飞回人群,速度看起来并不快,但那地方的人却躲不过,只能眼睁睁的看着五大三粗的汉子压过来,倒地一片。

“燕盟主,”卫庄嘴角仍是挂着讥诮的弧度,他沉声道:“江湖之事,不过弱肉强食而已,与其空谈,不如我们先决出胜负。”

众人的目光一下子集中在燕丹的身上,燕丹迟来,已是让白道武林失了先机,如今卫庄划下道来,接与不接,不知燕盟主如何应对。

“事关天下武林的命运,卫先生仅仅以武力高下而定,只怕人心不服。”燕丹转而问盖聂,“盖先生以为呢?”

卫庄却嗤的一笑,银灰的眸子中冷光凛凛,周身杀意萦绕,如漩涡一般顷刻蔓延开来:“人心?若你们这些自命不凡的武林正道不能在武功上胜过我,凭什么让本座俯首听命?”

盖聂没有立刻说话,眼光向在场各大门派的掌门长老们一一扫过,见他们都沉默不语,心知这些人并不想出头。强存弱亡,本就是武林中的规则,卫庄将话挑明,反而让在场诸人不敢轻举妄动。

田仲道:“燕盟主坚持先礼后兵,本是好意,可卫庄冥顽不灵,若此次大会无疾而终,咱们白道群雄岂不是要沦为武林笑柄?”

农家传来一片附和之声,田虎斜眼瞧着燕丹,满面不屑。墨门中人不禁在心中暗骂农家不分场合目光短浅,虽没什么声响,面上也不好看。

燕丹皱了皱眉:“既然卫先生如此说,那燕某只有奉陪。”

山峦静默,唯有飞瀑湍流之声遥遥传来。

卫庄尚未出剑,而鲨齿已在鞘中铮铮而鸣,微红的内息萦绕在剑鞘周身,几乎凝聚为实体。

燕丹相对而立,在卫庄那逼人的气势下不丁不八的站了,慢慢地拔出墨眉。

两人剑未出鞘,而劲气已充斥在天地之间,众人不由自主的一退再退。

红光一闪,妖剑出鞘,霸道的劲气如狂龙出渊一般向燕丹飙去,众人眼中恍然出现了一条玄龙,奔腾夭矫,势若雷霆,几乎一闪就到了燕丹面前。

燕丹纵身跃起,避过这一击,却不知为何身形一滞,斗笠被劲气卷下,生生化为齑粉。

卫庄却没有再动手,而是停在了开战前的位置,这一招转瞬即逝,只见人影似闪非闪,若非燕丹头上没有了斗笠,众人只怕会以为他们还没有过招。

燕丹突然向前一倒。

这一下群雄耸动,一招之间,胜负已分,卫庄竟已强到鬼神难测的地步?

盖聂却蹙起眉头,眉心是一道浅浅的折痕,视线在燕丹身上观察片刻,而后不动声色的游目四顾。

高渐离等人立即抢上,左右扶着燕丹坐下,却听大铁锤猛地站起,怒目圆睁对着卫庄喝道:“卑鄙小人!竟然出手暗算!”

卫庄冷冷一嗤:“是他技不如人。”

高渐离按剑而起,挡在燕丹之前,面上冷若冰霜,并不说话。墨门之人皆是义愤填膺,自动将巨子燕丹围在中央,手握兵器,只待一声令下,就要替江湖除去流沙之主这个大魔头。

方才还沸反盈天的大会霎时沉入沉默,白道众人都紧紧盯着事态发展,连眼睛都不眨一下。

盖聂上前一步,与收剑入鞘的卫庄并肩而立,山风袭来,吹得两人衣衫猎猎,玄衣白裳临风飘展,在空中交叠起舞。

盖聂正色问道:“燕盟主究竟情况如何?”

大铁锤怒道:“你跟魔头沆瀣一气,有什么好说!”

田仲在人群中激奋道:“卫庄这魔头,先是让流沙狙杀落单的江湖同道,现在又暗算武林盟主,此贼不除,江湖不安啊!”

盖聂淡淡的看了田仲一眼,眸中清明通透,恍如不含一丝杂质的玉石,纯粹,冰冷,不带丝毫情绪。

田仲却被他看的一寒,剩下的话堵在喉咙里,再也说不出来。

“若盖某所猜不差,燕盟主这是中了阴阳宫的六魂恐咒。”


tbc


评论(10)

热度(7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