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果

沉迷挖坑,坑坑坑坑

明月逐人来 2

北方风景,雄浑壮阔,山势尤其险峻陡峭。

而盖聂挑的这条路,更是少有人走的,险远崎岖,人迹罕至,行至无路处就斩荆攀岩而上,衣带当风,萧然若神,遥遥望去宛如一只翩然优雅的白鹤。

他突然停下脚步,路的尽头站着一个人。

发白如雪,目若寒星。

卫庄勾起一抹意味不明的微笑:“好久不见,师哥。”

“小庄,”盖聂抬眸,“你在这里等我?”

卫庄挑眉:“不然呢?”

盖聂沉默,两人并肩而行,山路艰险,然他们皆为武功卓绝之辈,不需在意这小小山路,何况愈险的地方,往往风景也愈加奇伟瑰丽。

渐渐听见武林大会上的嘈杂声响,即使隔着不近的距离,仍能听到人声鼎沸。

盖聂忽然不动了,他沉吟片刻,还是问道:“你孤身赴约?”

卫庄极轻的笑了下,银灰色的眸子定在盖聂身上,说:“是又如何?”

盖聂面上还是平淡如水,没什么情绪显露,他微微仰头,往旌旗招展的会场看了看——武林正道集结,如此浩大的声势,看来他们已经准备好了。

卫庄先行起步,宽大的衣袖从盖聂身边拂过:“看来燕丹为我准备了一场好戏”

武林正道虽然发了英雄帖,卫庄也接了帖子,但他们怎么也不会想到,卫庄竟敢真的将自己孤身置于上千白道群雄之中。

卫庄就那么站着,白发银眸,玄衣金章,仿佛天上的煌煌耀日降临此地,逼着众人眼睛生疼,不得不俯首避退。

身边一人白衣似雪,气质出尘,眉目如画,好似江南烟雨里的早春,温和朦胧,却也透着寒凉。

卫庄肆意张扬的如曜日,辉煌却也灼眼,盖聂沉稳内敛的似明月,清疏而不失明亮。

他与卫庄并肩而立,倒教人无端联想破晓时,朝阳初生而晚月未落,日与月挂在苍穹的两极,遥相辉映。

卫庄连环顾四周都不屑于动,只是居高临下的看了高渐离一眼,淡淡的道:“燕丹呢?”

他音量并不大,声音却清晰的传入在场的每一个人耳中,沉如磐石,砸在每个人心上。

高渐离上前一步,道:“巨子尚未到。”

卫庄冷冷一笑:“你们这位武林盟主,可是不知‘信’怎么写?”

高渐离额上隐隐见汗——卫庄说的不错,武林中人最敬的就是一个信字,倘若言而无信出尔反尔,那商讨约定下的武林大计又有什么约束力?可燕丹在何处,他确实不知。

这时一个粗狂的声音道:“卫庄,燕盟主请你来那是给你面子,你别敬酒不吃吃罚酒,这是武林大会,可不是你那见不得人的流沙!”

农家蚩尤堂堂主田虎,代其兄田猛率领农家参加武林大会,手中所持正是剑谱排名第十二的虎魄。

卫庄负手而立,嘴角挂着一丝讽刺的弧度。并没有转身面对他的意思,好似这偌大会场上并没有田虎这个人一样。

田虎见状不由满面怒容,手按剑柄。

眼见局势一触即发,高渐离扬声道:“我等前来,并非为刀剑相向,而是为天下苍生计,共同商讨出个和平相处的法子,诸位还请稍安勿躁。”

又听一人怯生生的道:“我听说,天刀宗、雁岭门和长鲸帮在来的路上,都被流沙的人狙杀拦截了,燕盟主会不会也......”

这句话不啻于在遍地干柴火油的局面上扔了一把明火,会场嗡的一声炸开,众人交头接耳,私语窃窃。说是私语,但武林中人哪拘什么礼节,再加上白道群雄人多势众,一时间大会沸沸扬扬,陷入一片嘈杂之中。

另一人不由“啊”了一声,愤愤道:“怪不到卫庄敢孤身前来,看来魔教的人早有图谋,邪魔外道果然不可信!”

“莫非魔教趁咱们齐聚在此,派人偷袭本家,乘虚而入?”

“卫庄好大的野心,想不到燕盟主宽厚仁慈,竟被贼子利用!”

高渐离皱眉,他本应维持秩序,但留言纷扰,难辨真假,若卫庄当真暗算在前——

“盖先生与卫庄相伴而到,剑圣的品行诸位当是信得过的,即使师出同门,想来盖先生绝不会包庇魔头。”说话的身穿人灰蓝布衣,站在田虎身后,眼中精光闪烁,扬声将场内嘈杂压了下去。

瞬间,所有人的目光都聚集在盖聂身上。

盖聂若有意若无意的瞥了说话的人一眼:“燕盟主未至,言之过早。”

田仲的目光在他们二人身上来回游移,意味深长的道:“盖先生顾念旧情,然而正邪不两立——”他故意顿住话头,不再往下说。

田虎嘿的一声冷笑:“剑圣?老子向来不指望别人,卫庄敢在这放肆,我农家定取他狗命。”

有一人应和道:“不错!咱们千余人在此,他卫庄插翅难逃,何须指望一个包庇魔头的剑圣?”

盖聂仍是那副波澜不兴的神情,似乎万事万物都不能在他心中惊起丝毫涟漪,他素白的广袖临风飘展,白衣磊落,风骨清绝,恍如九天之上不染尘埃的白云。

卫庄却动了。

众人只觉眼前一闪,连眨眼的空隙都不到,方才应和田虎之人竟已经被卫庄抓了出来,被点了穴如麻袋一样摊在地上。

那人先呆了一呆,而后涨红了脸,恼羞成怒道:“邪魔外道,只会使见不得光的阴险手段!盖聂,你就这么看着卫庄欺凌正道同仁?!”

卫庄噙了一丝冷笑——刚才暗中中伤剑圣,现在就要盖聂一视同仁,哼,武林正道,真是笑话。

盖聂微微蹙眉,看向卫庄的目光中带了分不认同,但终究没说什么。

那人见状,怒道:“卫庄,你敢在武林大会上杀人?”

卫庄懒得看他,声音里满是讥诮:“哦?你以为,你的正道同仁会为你出头?”

在场武林人士中,义愤填膺者有之,怒目而视者有之,破口大骂者有之,可偏偏就是没人拔刀相助,来解救这位白道义士。

蝼蚁尚且贪生,况乎于人。

卫庄方才那一招,在场之人根本没看出来他是如何起步,如何闯进人群,又如何在一息之间将人掳走——他只是掳走,并未下杀手,然而他们扪心自问,有谁能接得下卫庄这招?

白道群雄若一拥而上,或许能杀死卫庄,可又有谁愿意去做那前几个用性命成就后来人的垫脚石呢。

卫庄忽然沉声道:“燕丹,你还不出来——”

他的声音在山峰中回荡,音量并不大,却在刹那席卷天地,震的众人胸口发闷,连带山脚下的古寺都隐隐传来钟鸣之声,与卫庄的话音遥相呼应。

燕丹?燕盟主?他终于到了?


tbc


攒人品攒人品,求老师补药怼我QAQ


评论(11)

热度(86)

  1. 暗血·纯白青果 转载了此文字